26-27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叶凤和凌轩刚刚回到纤盈,便被黄亚琴邀请到了办公室。

    温恬美就一副苦瓜脸的坐在一旁,凌轩不用猜也知道她在电视台那边办砸了事情。

    黄亚琴见叶凤和凌轩进来,道:“你们都坐下。”

    叶凤点点头,凌轩跟着坐下。

    黄亚琴把话挑开的说道:“温经理今早去了电视台,没有把事情办妥当,作为补救措施,幸好小凤和小凌把事情办妥了。”

    温恬美道:“这本来就是他们策划部做的工作……”

    “什么叫本来?!”黄亚琴动气的道:“不是你把电视台的人叫来,人家会来吗?哦,你上了电视,出名了。就想把事情甩到一边,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这个月从你工资里扣除一千元作为对小凤和小凌的奖励……”原来在回来的路上,叶凤就给黄亚琴做了报告,正巧温恬美从电视台那边灰溜溜的回来;所以,黄亚琴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黄总,凭什么啊!”温恬美急道:“翻开公司职员手册,也没有这样的规定啊!”

    黄亚琴道:“我说的就是规定,你想不服从?”

    温恬美更加委屈了,道:“就算扣我工资,也是用做宝贝金,为什么要给小凤和小凌。”(※宝贝金:企业内流行的一种做法,就是把犯错员工扣罚的钱统一放到一个箱子里,每到月底的时候就取出来,全体员工拿去happy。其实相当于集体活动基金。)

    黄亚琴道:“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他们去把你应该做的事情做了,所以就应该拿你那份被扣的工资!!”

    “黄总!!”温恬美道:“现在他们把事情弄得了吗?居然没有弄得,你为什么就急着表扬他们?”

    凌轩简直晕倒给这个快要更年期的女人,道:“黄总,今天去电视台,最大的功劳是叶总,没有她,这件事可能还真办不成。”

    黄亚琴点头的道:“这个我有分寸,现在电视台和报社都搞定了,事情也算度过了。不过你们要抓紧时间让电视台的人行动,最好能在今晚就见新闻。”

    叶凤道:“这个应该不成问题。我觉得这次事件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和教育,新闻媒体这一块的关系如果搞好了,我们不但省去很多的麻烦,还可以时不时的做我们企业的正面宣传。实在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黄亚琴微微的道:“小凤,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做媒体的关系,那你觉得这关系如何做?”

    叶凤点点头,道:“其实这个也是小凌提醒了我……”

    “对啊!黄总,我觉得公司应该拨出专门款项去做媒体这一块的工作。”温恬美立即看到希望一样的截断叶凤的话道。

    叶凤不屑的道:“我们跟媒体做好关系,其实并不要请他们吃吃喝喝的。平日找他们多做一些广告,我们做的这些广告都不要找广告公司,而是直接找电视台和报纸。这样一来一往的,关系自然建立起来。”

    “哼!单单作广告,没有请人家领导吃饭,能把关系做到位吗?”温恬美道:“除非让一些回扣给他们领导!!”

    凌轩道:“据我所知,电视台里面的职员,包括报社那边,如果他们自己拉到的广告,是有提成的。也就是说,我们找他做广告,其实也是给了他一条财路。而且他们能拿到的广告折扣,肯定比广告公司给到我们的价格还要低,这一点对我们绝对是双赢的。”

    黄亚琴点点头,道:“这个建议很好啊,就交由小凌负责了。”

    “为什么又是……”温恬美正要发牢骚。“笃笃!”一阵敲门声。

    “请进。”黄亚琴瞪了温恬美一眼,微微的说了一句。

    外边的人得到应允之后,推开门,是饶晓岚,只听她微微的道:“黄总,叶总,打扰一下。外边来了电视台的人,说是要找叶总的。”

    “他们来了?!”叶凤微微惊叹的道。

    钟正雄的办事速度远比叶凤和凌轩的要快,他们刚刚从西餐厅分手赶回纤盈旗舰店,没想到还不到半个小时,n市电视台的采访记者就来了。

    黄亚琴对着叶凤和凌轩道:“你们出去先把电视采访做好来了。”

    叶凤和凌轩刚刚离开,温恬美就闹情绪的道:“黄总,凌轩根本不是我们纤盈的员工,你怎么可以把做媒体关系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呢?”

    黄亚琴道:“这个我心里有分寸,你就不必多言了。”

    温恬美赌气的道:“这些工作本来就是我外联的工作,您都给了他们做,我做什么啊?”

    黄亚琴道:“你做商家联盟,联系单位社区啊!”

    温恬美道:“我就做这些无聊没用的工作吗?”

    黄亚琴道:“谁说这些工作无聊没用?!这些才是纤盈的工作重点,是我们纤盈能赚钱的地方。”

    温恬美脸色变得好了一点,微微的道:“黄总,既然我的工作这么重要,是不是应该给我涨工资啊!你看我儿子现在读高三,准备考大学了,一个学期一万多的花销!”

    黄亚琴道:“你告诉我,这个月你从外边带进了多少顾客,消费了多少?”

    温恬美皱眉的道:“一万多吧!”

    “就是了,才一万多!”黄亚琴道:“工资不是靠我给你的,而是要你从市场上获得的,你底薪已经不少了,另外还有10%的提成,这个在纤盈已经是最高的了。按照公司给的保底五万,光是提成就是五千……”

    温恬美道:“可是黄总,我来公司这么久,有几个月完成五万啊!数起来不超过三个月,你都不知道开发顾客有多难……”

    黄亚琴道:“按照你的说法,我的美容院都不用开了。五万有多难啊?!一个隆胸手术少则一万多,多则三五万;就算一般的手术,也有几千块啊,何况还有开卡,我们纤盈还没有低过五千元的年卡,一个月就是十个顾客,真的就这么难吗?”

    温恬美没有话说,觉得一肚子的委屈,道:“可是我能开发的顾客,也开发得差不多了,你让我哪里找顾客去?”

    黄亚琴道:“所以才要你联系单位社区,我们可以进去搞宣传搞讲座的,出了业绩,依旧算是你的业绩啊。上个月我们去百货大楼给她们员工讲课,效果不是挺好的吗?一共开了三万多的业绩,单那一场你就拿了三千多啊!”

    温恬美没有话说了,其实她底薪两千,加上提成,一个月再怎么少也有五千,加上经常跑外联,用走关系的借口吃回扣是常有的事情。今天见黄亚琴把媒体关系这一大块肥肉给了凌轩,她心里如何不恨痒痒,所以就在黄亚琴耳边不停的牢骚,无非就是想着吃这一块肥肉。

    黄亚琴是什么人?纤盈能做到这么大,她身为美容界的教母,焉能不知道温恬美的心思。按理说现在的温恬美用处已经不大,完全可以把她开除,可是一来想着她对纤盈有点贡献,碍于这个面子,就把她留下了;二来嘛。就是权谋术,公司这么大,如果全盘给了叶凤管理,难免听不到其他人的意见,或者说让叶凤一人独大,这对她这个老总是不利的。虽然说叶凤是自己朋友的女儿,完全可以信任,但是再怎么可信,也不是自己亲生的。留着温恬美,一方面是监视叶凤,一方面也是牵扯叶凤。

    对于邀请凌轩加入,同样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对于这一点,黄亚琴比谁都清楚不过。所以温恬美有时候办事不利,甚至办事搞砸,但是也是扣扣工资,批评一下,真正的要辞退她,那是不太可能。

    黄亚琴就是喜欢听到叶凤汇报工作时候提到温恬美的不是和失误,同样也喜欢听到温恬美打对方的小报告;因为在黄亚琴看来,这样的公司,才是有竞争有活力的,毕竟,人无完人。谁都有犯错的权力,谁都可以犯错。

    她们彼此职责对方,只要没有人身攻击,对事不对人,黄亚琴就可以巧妙的利用她们的相互指责来要求她们做得更好,她们所做的事情不管好的坏的,全部都在她黄亚琴的掌握之中。

    黄亚琴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叶凤她们更加兢兢业业的勤快卖命工作。因为她们不能犯错,稍有犯错,就会被对方抓住无限的放大。

    凌轩在进入纤盈之前,其实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都成了她们之间的一颗棋子。

    钟正雄没有来,叶凤放轻松不少,想起他那色迷迷的眼神,她就觉得那个人难缠。

    拍摄的内容很简单,只是取了一些内景,然后就是采访叶凤。凌轩把自己早上写给早报的稿件给了他们,让他们根据上面的内容自由的发挥。

    拍摄结束的时候,凌轩让叶凤给电视台的两个人分别打了红包,各给了三百块。

    叶凤很不明白,等电视台的人走了之后,追问道:“我们都给钟正雄说好了,电视台是免费给我们播新闻,为什么还要给他们红包?”

    凌轩道:“其实这种红包是他们媒体给企业做报道的一个行规,就像你请报社的人发一篇新闻稿,都要打一个红包。”

    叶凤道:“如果记者的稿件不被采纳,那么企业给的钱不是打白漂了吗?”

    凌轩道:“记者敢收你的钱,他就有办法替你发稿,这是肯定的。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写稿,然后他们拿回去修改刊发!”

    叶凤道:“这么说来,他们当记者都挺赚钱的。”

    凌轩道:“也不是每家媒体的记者都能赚到这样的钱。一些非主流媒体,比如《都市时尚》这些,如果我们要他们写稿,往往都是免费供稿,他们替我们发。”

    叶凤道:“免费给我们发稿,相对同行的做法,他们不是很吃亏吗?”

    凌轩道:“市场决定一切,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生存。跟企业搞好关系,日后让企业在他们的杂志上面做一些广告。他们是绝对不肯报道商家的负面新闻,因为得罪商家,就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但是相对早报和n市电视台这些,他们就不用靠企业的赞助,一样可以威风八面。”

    叶凤微笑的道:“听你这么说,我好像明白了。”

    凌轩盯着她看,道:“好像明白?难道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叶凤她微微低著头,微笑的道:“没有了。”一头如云秀发斜挂在她泛起一丝红霞的俏脸侧,垂在额际飘柔如柳的发丝遮不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而在她娇俏的瑶鼻下那性感唇角却透著一丝神秘的微笑。那股子勾魂般绰约朦胧的妩媚,是凌轩在别的美女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就快要到六点下班时间了。

    覃妮妍自从生气离开办公室就没有见她回来,柳晓婷在完成一天工作的基础上,正无所事事的上网聊天。

    凌轩把事情做完,在办公桌前长松了一口气,脑海里正想着怎么给胡帆递辞职信。

    “嘟嘟!”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是胡帆。

    “你好,胡总。”凌轩拿起电话称呼的道,比起今天早上,他的心情已经平缓多了,口气自然也没有那么冲。

    “你马上给我到公司来!!”胡帆却没有凌轩那么好脾气,张口就是大吼。

    “砰!!”凌轩把电话给关了起来,气得鼓鼓的,恨不得把电话砸了。妈的,自己凭什么这么对他低声下气的。

    一定是覃妮妍那个贱人去告状了,妈的,老子豁出去了,辞职。

    凌轩把辞职书带上,整理一下衣服,对着电脑前的柳晓婷道:“我回公司一趟,如果有人找我,就让他打我手机。”

    柳晓婷点头,问道:“是不是要辞职?”

    凌轩道:“小孩子,别问这么多。下班记得关电脑,锁门。”说着,便出了办公室。

    刚出来,遇上陈海森从外边进来,远远看见凌轩,便迎上来“凌总,凌总!”的叫。

    凌轩道:“事情都办妥了?”

    陈海森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凌轩,道:“这些小事,自然不成问题。”

    凌轩接过信封,里面除了宁慧芬的身份证,还有新办的暂住证,还有自己的u盘和剩下的相片,那相片是柳晓婷处理过的,重新晒之后,没有原来照片的清晰,但是对于办证是绝对没有问题。

    “谢谢了。”凌轩把信封放到自己摩托车的后箱里。

    陈海森道:“凌总,去哪里啊?我正想着今晚请你出去喝两杯,也算是给你道歉。”

    凌轩微笑的道:“今晚不行,我现在要赶着回公司。不过你这顿饭是逃不掉的,先给我记着。”

    陈海森乐呵呵的道:“行,没问题。那天凌总有空,给我电话,我是随叫随到。”

    凌轩点点头,跟陈海森道别。一路之上,凌轩其实还是挺忐忑不安的,辞职这等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去做。他这个人其实挺重感情,也讲究交情,虽然说精锐如何如何不好,可是毕竟他在那里学了不少的东西,也是因为精锐,才有自己的今天。

    话说回来,就算没有精锐,凭着他凌轩的责任心和聪明劲,就是去了其他的公司,一样出人头地,说不准比现在混得还好。想到这里,也就更坚定了他要离开精锐的决心。

    赶到精锐公司,已经到了六点下班时间。公司里只有那个新来的文秘黎菱还没有下班。

    “凌总,你到了。迟到了一点点哦!”黎菱淡淡的道。

    凌轩看着黎菱的光景,就知道她已经跟胡帆勾搭上了,那种看待员工的神色,就跟当时的覃妮妍一般。

    不过话说回来,被胡帆看上的女人,都不会太差。这个黎菱发长仅及肩,发丝乌黑亮丽整烫得很平顺,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全身白色的工作套装往她身上一套,是一位标准坐询问台的角色。

    凌轩没有管她,道:“胡总还在吗?”

    黎菱瞄了瞄里面的办公室,道:“他在里面等你呢。”

    凌轩直径走到胡帆的办公室,敲门。

    “请进!”胡帆在里面说了一句,凌轩便推门而进。

    胡帆,三十五六岁,国字脸,身形微胖,很有那种老总的架势,至少给人的感觉是年轻有为,他的脸下经常有胡喳,可是看起来并不是不修边幅,而更像是一种优雅男士之外的粗犷。如果单从外边上看,胡帆是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事实上也是如此。他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谬论,每隔三个月,必须要破处一个处女,否则生意就会倒霉不顺。很多时候他找文秘就是给自己找女人,这些来给他当文秘的女人甚至连情人都算不上。随便玩玩那种,腻了,就随手扔掉。他哄女人很有一套,多聪明、多能干的女人,往往都会上钩,甚至有一些沉迷不自拔的女人为了他自杀都有。胡帆已经结婚,有一个女儿七岁大,老婆和女儿在老家经营实业,他则留在n市发展自己所谓的企业,其实就是找女人。

    对于胡帆而言,他的生活就是女人,他的世界也是女人,他追求的一切更是为了女人。除了女人,没有什么更值得他去关注和努力的。但是搞女人需要钱,需要架势,所以他的精锐公司必须开下去,这样才能有资格泡大大的美人鱼和无数的小鱼小虾。

    对于胡帆而言,开公司只是维持生活所需和骗女人的一个幌子,只是用来泡女人必须的头衔。在n市,他几乎在每个城区都租有房子,里面养着的就是他的免费情人。因为他追求女人的时候,都坦言自己有老婆,而且都是用甜言蜜语去化解对方的心。凌轩不明白像胡帆这样欺骗女人感情的负心汉,色狼,居然还有这么多女人上钩,实在是不明白。

    对于胡帆的糜烂生活,凌轩其实并没有兴趣过问,只是一些员工私底下讨论,他也是听的。胡帆虽然好色,但是犯法的事情绝对不做。比如用药和用暴,他是绝对不干。被他上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有一次吃饭,胡帆得意的对凌轩说,被他上过的女人,少说也有两三百人,可以组成一个营了,可是从来没有被女人告过闹过,胡缠过。

    这个也算是做色狼的最高境界了,比起那些下三烂和迷药、强暴的行为,胡帆实在算得上君子行为。至少他跟女人上床前,是跟女人谈情的。就这一点而言,他是没有触犯法律的。

    最堂而皇之的色狼行为,所以很多员工对胡帆和他的公司不满,可是一说到他对付女人的那一套,一个个佩服得五腑投地,恨不得向他求取真经。

    “胡总,你找我。”凌轩把门轻轻的关上,微微的问道。

    胡帆一见凌轩,气道:“我听说你要辞职?”

    凌轩出奇的镇静,把准备好的辞职书递上,道:“胡总,这是我的辞职书!”

    “你!?”胡帆万万没有想到凌轩会这么快的提交辞职书,一时也愣愕住了。

    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凝结了。

    这样的结果,恐怕不是胡帆所期望的。可是却是凌轩所期盼的,对他而言,恨不得早一点离开精锐,离开这个变化无常的胡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