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有钱人的烦恼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这两天纤盈那边还不算太忙,所以凌轩才能有时间去志祥房地产营销策划公司上班。

    因为昨晚没有来4p大战,凌轩跟覃妮妍之后,吃了一顿饱饭,晚上十点钟便洗澡上床休息,所以今天醒来的时候,觉得精神百倍。

    早上八点半上班,对于一向习惯了九点上班的凌轩,还是多少有点不习惯。因为起床早,加上又有宁慧芬煮早餐,所以凌轩早早赶到了志祥房地产公司。

    苏晓珍却比凌轩更想象中的更早,这个女人居然八点十几分就赶来了公司。凌轩打了卡,将学历和身份证复印件给她之后,继续的回自己的角落坐着。

    “凌轩,你部门主管朱华新今天也会过来,你跟他实习。”苏晓珍看着凌轩淡淡的说道。

    凌轩点点头,道:“知道了。苏主管,如果可以,以后请叫我小凌,不要直呼其名。”

    苏晓珍一怔,转而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紧接着,志祥房地产的员工陆续前来上班,但是凌轩并没有看见朱华新。正想问苏晓珍,却听到林思妮的呼声:“各位员工,开早会了,请到会议室集合。”

    “早会?!”凌轩一愣,心想不会又是那些什么规则朗诵吧!看着大伙往会议室去的脚步,他也只能跟着后面了。

    凌轩看见李萱今天换了一套米黄色的制服,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干练和精神,特别是因为这制服的材料是弹性,将她那一双美臀凸显无疑,而上身的胸部同样傲挺矗立。后脑梳一条流线飘逸的马尾,显得精神十足,在职业的端庄中,又带着几分俏皮。

    早会果然就是朗读公司的所谓企业文化、经营理念之类的框框条条,最后表演的主角就是昨天应聘过关成为志祥公司新成员的凌轩、李萱及另外那个平面设计。按照公司惯例,新报道的员工必须先做自我介绍,然后是老员工提问。

    或许有美女李萱在台上,所以凌轩和那个平面设计基本没有什么发言的机会。倒是有两个销售小姐问了凌轩有没有女友?

    凌轩笑着回答,说女友有了,还不止一个。

    “名草有主。”众人跟着起哄,有人认出凌轩就是《都市娱乐一周》那个封面英雄,于是大家又问起那一晚的“英雄壮举”。

    因为时间有限,凌轩的英雄壮举还没有讲完,半个小时的早会就结束了。就在苏晓珍宣布早会要结束的时候,黄鉴明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凌轩一看就认出他就是那天在人才市场面试自己的主管朱华新。

    “今天有新员工加入我们志祥团队,现在有请刚刚从钦城出差回来的朱主管给大家认识一下。大家知道吗?朱主管两年前也是像你们一样,刚刚加入我们志祥团队,他从一名新的员工做起,先是做一个小文案,后面是广告策划,到营销策划,今时今日,他已经是我们策划部的主管。他昨晚刚刚从钦城回来,他在哪里,独自负责一个房地产营销项目,他的手下只有四个人,可是却出色的完成了八百万的楼盘项目,这非常了不起啊。所以你们应该向朱主管学习,学习他对公司的忠诚,对事业的热爱,对工作的负责……我们志祥公司也是一样,从小到大,我们从宝岛台湾不远千里来大陆发展,就是因为我们觉得是我们的根……”黄鉴明就像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鼓吹起来,从朱华新的成长,到志祥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再到志祥公司在n市的发展前景。

    黄鉴明这一番大论,一讲就是半个小时,震得每个人耳朵发溃。凌轩的脑海里不由产生疑问,难道台湾的经济跟他们混乱的政治一样?都是吹出来的?难怪陈安之那一套骗了那么多人,什么个人的成功全*努力?*,爱迪生都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百分之一的灵感和运气,如果没有百分之一的运气,就算你再努力也是白搭。

    如果努力勤劳就可以成功,这个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获得了成功?老舍的《骆驼祥子》一早就给当时的社会,也是现代社会指出一条千古不变的真理,在中国,个人的奋斗永远不可能获得成功和幸福。祥子不够勤快的拉车吗?他没有力气吗?他不够努力吗?不,祥子的身上集合了中国人的勤劳,可是为什么他想获得一个简单幸福的家都没能实现?

    成功固然离不开努力,但是,努力绝不能等同于成功。

    人脉关系和运气永远都是成功的点金石。

    凌轩听到黄鉴明吹捧朱华新带领四人团队卖出了八百万的楼盘,心里更是不屑。如果按照钦城均价两千元一平方米来算,八百万的销售,不过是四千平方米的楼盘。按一百平方米一套房算,也就是四十套房子。只卖了四十套房子,也值得这样的鼓起,看来这个志祥房地产也不见得有什么本事。接受这么小的楼盘,恐怕也是不赚钱的人情项目吧。

    当朱华新到台上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之时,凌轩都忍不住有点昏昏入睡了,尽管还是在早上。

    十点钟的时候,这个折腾了一个半小时的早会,终于是落下帷幕。凌轩是迫不及待的溜进了那个狭小的书房,对于他而言,没有成为正式员工,在没有接受方案楼盘之前,或许哪里才是他唯一的一片净土。

    这时候陶菲菲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找人去王府井的爱巢换了锁头钥匙,现在正请钟点工打扫卫生和消毒,同时在王府井楼下的家私城挑选家具和电器。

    凌轩说,房子不过是偶尔去住一下,没有必要弄得那样家具齐全和豪华。没想到立即遭来陶菲菲的反对,她说日后何家跨台了,这个爱巢就是她最后的港湾,一定要布置豪华舒适。

    “中午你下班过来一下。”陶菲菲在电话那头说道。

    凌轩问道:“为什么?买家具的事情,你作主就好了。”

    陶菲菲道:“我刚刚从银行提了两百万现金出来,全部放在车上。”

    “啊?!”凌轩惊讶的道:“你不是说一天只提二十万吗?怎么变成两百万了?!”

    陶菲菲道:“我的账户上还有两千多万呢,如果二十万二十万的提,什么时候才能提完?而且这样每天的取二十万,人家也怀疑。我想过了,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提一次,每次就提两三百万,然后你拿着现金去银行存……”

    凌轩一听陶菲菲把两百多万现金放在自己的车上,那可是非同小可啊,万一遇上窃贼。就算不遇上窃贼,有个闪失的,他也担当不起啊。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离开书房往外边走去。

    “小凌,你去哪里?”坐在前台的林思妮看见凌轩出去,当即站起来问道。

    凌轩也没有看她,道:“我有一个朋友刚刚从外地上来,找不到路,在外边等我。我请假一个小时出去接他。”

    “那你先写请假条,然后让主管批准才能离开。”林思妮焦急的道。

    凌轩哪里管她,大不了就是不干,可是陶菲菲车上乱放的两百多万可不是闹着玩的。

    凌轩飞车到了王府井百货,见到陶菲菲正悠闲的看着一张席梦思床,见凌轩赶来,拉着他的手臂道:“小凌,你来得真好,看看这床怎么样,漂亮吗?”

    “二位,你们眼光真不错,这是香港著名的品牌家私,里面的材料全部都是原装进口的……”一旁的服务小姐笑盈盈的上前给陶菲菲和凌轩介绍这床的品质。

    凌轩把陶菲菲扯到一边,将她的手从自己手臂脱开,道:“你怎么都不注意一点,你就不怕在这里遇见熟人?”

    “我看过了,没有熟人。”陶菲菲翘小嘴的道。

    凌轩心想,这人跟自己一样的年纪,二十五六的人了,一点都没有成熟感,做事不分轻重。他当即焦虑的道:“你把钱快拿去银行存了,万一弄丢了该怎么办?”

    “好嘛。我这就去拿,你焦什么急啊!”陶菲菲甚至得意的道:“我今早想了一下,让房主把原来的东西拆了,我们再买新的挺麻烦的,我索性将他那原有的东西全部买了。”

    “啊?!”凌轩实在没有想到看似精明的陶菲菲也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当即苦笑不得的道:“那你出了多少钱?”

    “十万!”

    “十万?!”凌轩惊讶的道:“那些东西值十万?”

    “他买来的时候可是值三十万的,他原本要二十万卖给我,我硬是砍价砍到了十万。”陶菲菲一脸得意的到道。

    凌轩道:“那你都买了什么?”

    陶菲菲依偎在他的手臂上,天真的数着数道:“一共有十二部空调,七台电视机,三台电脑,冰箱五个、橱柜一套,餐桌一张、茶几三张,太阳能热水器三台、消毒柜两个,书柜两个,红木家具两套,沙发五套,还有很多的小家电,比如dvd啊,微波炉、电饭锅等等,还有五张床,不过这五张床我不想要他的,我最讨厌人家睡过的床,还有皮沙发也不要,只保留红木的沙发,至于那些碗筷全部扔掉,我们买新的。”

    凌轩摇摇头,道:“这些就值得十万了?你也不想一下他那电视冰箱现在买多少钱?”

    “我看了,挺贵的,比如二十九楼大客厅那个液晶数字电视,三星牌子的四十英寸啊,现在还卖四万多,何况剩下的另外六台也全部都是32寸的液晶电视,现价也买五千多……”

    凌轩心想,如果按照陶菲菲的计算方法,七台电视都顶了七万块,还有那一套餐桌有抵值一万多,太阳能热水器三台也抵一万多,冰箱五台又抵值两万,这些总价都十一万,剩下的空调橱柜全部都是净赚的了。

    “你不要生气,你要知道,除了这些,他还把美容院给了我们,里面还有三万多的库存化妆品,我们接手就是可以经营的。”陶菲菲得意的道。

    凌轩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他美容院关门前,一共开了多少卡,卷走了多少现金?”

    “这个我倒没有想到,不过哪里的顾客就几十个人,估计也没能开几张年卡吧!”陶菲菲侥幸的道。

    凌轩道:“我告诉你,如果他美容院里有五十个顾客,我看了他当时墙上的促销海报,年卡原价五千,促销打折是两千,如果每一个顾客都开了卡,那就是十万的现金收入。我们接手美容院,就要接手他留下的烂摊子,我们就成了杨白劳。”

    “什么意思?”陶菲菲惊讶的道。

    凌轩道:“就是说,他拿走了顾客消费的十万美容卡现金。但是顾客还没有做或者没做完的美容服务,就需要我们免费去给顾客做完,产品和手工提成及成本都要由我们支付,你说你得了他三万的产品,赚到了吗?”

    陶菲菲突然明白了过来,惊道:“幸亏我们还没有给完钱他。”

    凌轩道:“那你跟他签了合同没有?我是指后面的那十万买断他所有东西的合同?”

    “签了。而且那十万块还是给了现金,要不他如何能让我换锁头和请人进去装修?”陶菲菲猛然醒悟的道:“难怪他要在合同里注明水云间原来消费的顾客,都要有我们接手继续提供服务,他还说这也是给我们接手之后留下的一笔财富,有了这些稳定的老顾客,不愁美容院开展不起来。原来是给我设圈套!!我们一定要从房款里扣除他的十万元。”

    凌轩摇摇头的道:“没有用的,我们跟他买房子是经过中介签的合同,签有法律合同,是一分钱也不可能少,否则你就拿不到房子。而后面那十万块,你也是跟他签了合同,就算你知道他骗了自己,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这……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陶菲菲满脸不服气的道。

    凌轩道:“不算还能怎么样?你还能去告他,弄得满城风雨?就算打官司,白纸黑字写在那里,输的也一定是我们。”

    陶菲菲恨声的道:“我是真的不服气,还以为自己今天赚了,谁知道是亏了一笔!气死我了……”

    凌轩道:“事情也不一定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因为我在纤盈做过。我很清楚的知道,并不是每一个顾客都会开年卡,而且像水云间这样即将关门的小店,顾客也会担心受骗。去查一下美容院的销售,看看还欠顾客多少钱的消费护理,再核算一下库存,就知道我们亏与不亏了。”

    因为陶菲菲的车就停在外边,她从车里拿出一个大皮包,递给凌轩,道:“钱在里面,你拿去存。我这就上去查一下美容院的帐目。哦,记住,里面有一个帐号,你要根据合同把房款存入对方帐号。你不用每次亲自去存,直接委托银行,他会替你扣除的。”

    “知道了。”凌轩说道:“你一会儿查账的时候千万别生气,事情弄清楚就算了。就当花钱买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嘛。记住,尽量把水云间原来的美容师都开除了。到时候我们另外找新的来,免得她们闲话。”

    “知道了。”陶菲菲嘟了小嘴的说着,独自搭乘电梯上楼。

    王府井商业广场就有几个银行,凌轩提着一大皮包,两百多万的现金,心里忐忑不安的走进离自己最近的工商银行。

    一路走去,他双眼是不断的左右两边张望,就生怕半路冲出一个人来抢自己的大皮包。还好,除了两旁一些怪异的目光之外,没有人冲上来,甚至*进他的人都没有。

    走进工商银行的营业大厅,看着里面的保安,还有天花板和墙壁挂着的摄像机,他的心里赶到一阵全所未有的安全。

    第一次,凌轩感到银行里的摄像机是这样的亲切。看来这有钱人比起穷人来,还要辛苦和受罪。

    唉~!

    有钱没钱是一样的烦。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