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再诵《乳赋》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第1章开启征服之路]

    第86节再诵《乳赋》

    今晚注定是一个缠绵之夜。

    他们两个先是在浴池里缠绵了好一会儿,那古韵不断地变换着体位,一会儿半跪在林萧身前,一会儿又狗趴似的趴在浴池边上……只是林萧这回还是没有用上他的钢枪,只是两只手在古韵身上轻一下重一下、深一下浅一下而且重点分明地摩挲着、抚弄着、揉搓着、进出着……

    因为林萧他们两人在二楼的缘故,一楼还在放着的动人音乐本来就已经远远渺渺的听不太清晰了,现在已经完全被古韵的**声给淹没了。

    终于,古韵在林萧手指的耕耘下达到了今晚的第三次**……她感到实在有些累了,身子也有些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便在浴池里躺了下来,闭目养神以求尽快恢复体力,准备迎接最猛烈的、也最振奋人心的暴风骤雨的到来。

    古韵已经猜到林萧的想法了,她一边躺在浴池里闭目养神,一边想,这小子,还真就是与众不同,要是换了别的男人,别说等到现在,估计刚进我家的别墅门就像禽兽一样把我的衣裤扒光了用那玩意儿弄我了,可这小子倒是真能沉得住气,想必先用别的方式满足我,等着最后在用那巨物弄我……这种能沉得住的男人往往在那一方面都极猛极强的……

    林萧把自己那玩意儿上的脏污擦干净了,系上腰带,转身就要往外走。

    原来他是下来拿古韵那条内裤的……待会儿就进入今晚的最**了,怎能不让这“蒂大物勃”和他的“茎候佳阴”在一起见证那个生命撞击的时刻?

    古韵虽然已经软瘫在那里,但是凭借着潜意识察觉到林萧要离开,有气无力地问:“林萧,你要去哪儿?”

    林萧听到她说话气如游丝,知道她今晚接连三次攀上人生的巅峰后确实有些累了,便折回身来,走进她,轻轻捏了一下她粉嘟嘟、水嫩嫩的俏脸,说:“宝贝儿,我下楼一趟。”

    “你下楼干什么?”古韵又较弱地问道。

    “我下去拿一样东西。”林萧答。

    “拿什么?”古韵说着一把抓住林萧的胳膊,“你要走吗?”

    现在古韵的力气可能还没有一岁的婴孩儿大,林萧握住她的手,说:“宝贝儿,我不走,我就是下去拿样东西——你那条内裤。”

    古韵一听林萧要下楼去拿她的内裤,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雨后桃花般明艳动人的笑容,因着她现在的较弱,反而更显得多了几分娇媚。

    林萧噔噔瞪地跑到了楼下,去拿了古韵的那条内裤。

    桌上的红烛已经快要烧尽了,只有那红色的烛泪还在勉强支撑着烛心的燃烧,火光跳动得也越来越厉害,看样子它们是等不到那**的到来了;而那留声机却没有任何一丝疲惫和凋敝,依然在那里不急不缓、循环往复地轻唱着,只是林萧觉得音量相对小了些,二楼听不太清,如果把音量放大点,在二楼里也能听得见,那做起那事儿来时就更爽了……于是,他走过去把音量调了调。

    回到二楼后等了一会儿古韵才睁开眼。林萧笑着看了看她,说:“冲冲澡,我把你抱床上去吧。”

    古韵并不答话,只是娇娇媚媚地冲林萧轻轻地一点头。

    林萧先把水温调好,然后将她抱起来,抱到了莲蓬状的喷头下面。

    古韵现在太娇弱了,眼睛惺忪着,连站都站不稳,林萧只好扶着她……

    带着氤氲雾气的温水从莲蓬嘴里喷出来,竞相冲向古韵赤条条的**。她那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被水一冲,更加芳香四溢;而她那光洁细腻的皮肤此时更显得胜过任何无暇的美玉。那天然之美,仿似乍出水的芙蓉,又好像那带着清雨的梨花……尤其是她的两座花房和那**,更是春光无限好!

    那颤巍巍、水灵灵的花房此刻看上去更加娇嫩无比,连青筋也已经若隐若现,而花房顶部的那两点,也站立在了起来,像是两个刚被夜雨打湿过的两个小樱桃……而她的**,肉嫩、草湿,春色已经美得超过任何语言的描述了。

    水流顽皮地在她的玉体上滚动着,轻轻地抚过她的秀发、她的俏脸、她的脖颈、她的酥乳、她的美背、她的肚脐、她的细腰、她的翘臀、她的小腹……但是在她小腹下方,水流出现了分叉——一部分水流继续顺着她的大美腿直流到脚踝处;还有一部分抚过她的**,顺着她的私密花园那一带的丛草滴答滴答地往下滴……

    此时,林萧突然有些羡慕起水来,觉得水比自己幸运多了,“我费劲千辛万苦才能有幸目睹一下天下绝色美人的绝美玉体,可是水,却不仅每天都能看到,而且还可以肆无忌惮地抚摸她们的任何部位,也不会被人说三道四……

    古韵的力气渐渐恢复了,睁开了眼睛。她看到林萧只是在呆呆地扶着她,并不动手,笑着说:“林萧,你给我搓搓背吧……”

    “啥?给她搓背?”林萧心里痒痒起来,除了自己的前女友司徒曼韵,他还没给别的女人搓过背呢。他伸出了双手,在古韵那光洁如玉的美背上摩挲着。古韵再次闭上了眼睛。

    可是没过两分钟,林萧的手不由自主地绕到了前面,两只大手分别压在古韵的**上……本来闭着眼睛的古韵条件反射似的“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突然,林萧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靠,又差点忘了,怎么又给忘了呢?今晚上舔了一遍、摸了一遍古韵的木瓜乳,怎么又把《乳赋》给忘了呢?罪过罪过!”

    想着,林萧便把古韵的身子扭过来,让她的美乳朝向自己,然后一边欣赏着一边又摇头晃脑地诵起来:

    “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

    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

    白昼伏蜇,夜展光华。

    曰咪咪,曰**,曰双峰,曰花房。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

    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三春桃李。

    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动时,如兢兢玉兔。

    静时,如慵慵白鸽。

    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

    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

    一如船入港,犹如老还乡。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深含,浅荡,沉醉,飞翔。

    ……”

    林萧摇头晃脑的样子甚是陶醉,就像那首《乳赋》是他根据自己的体验写出来的一样……

    古韵被林萧一下扭过身来,本以为他又要在她身上疯狂一把,她也闭上眼睛准备再享受一番。可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林萧的抚摸,而是听到了林萧叽里咕噜地念诵着什么,她睁开眼睛,好奇地问:“林萧,你在那念些什么呢?”

    “哈哈,我在赞颂你的**!”林萧嘿嘿笑着说。

    “赞颂我的**?”古韵感到莫名其妙。

    “对呀,我是在赞颂你的**。”林萧又嘿嘿笑道。

    古韵娇嗔道:“神神叨叨的!”

    林萧辩解道:“我可没有神神叨叨的,我是在念《乳赋》给你的**听呢!”

    “《乳赋》?”古韵并没有听说过这首赋,“什么《乳赋》?”

    林萧道:“就是刚才我念的那首陈独秀写的《乳赋》啊!我觉得陈独秀的这首《乳赋》好像就是专门为你这种绝品美乳写的,你看‘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写的多贴切啊!也不知道这陈独秀逛过多少窑子,上过多少女人,又有多么牛逼的才情,竟然能写出这种震古烁今的《乳赋》来,说实话,我最喜欢两首赋,一首是苏轼的《前赤壁赋》,一首便是陈独秀的这首《乳赋》。”

    古韵大体明白了林萧说的“赞颂她乳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她啼笑皆非,娇笑道:“哈哈,一边看着人家的胸,一边念这玩意儿,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你林萧能想得来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