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林萧的目标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第1章开启征服之路]

    第6节林萧的目标

    林萧只是在脑海里凭着自己模糊的感觉和印象对刚才那个冰美人的美乳与余茜的酥胸进行着比较。

    林萧有一个独特的癖好:他最喜欢观赏和把玩女人的胸*部。

    前不久他甚至突发奇想地给自己立了一个目标:争取在三十岁之前能够阅尽、品尽全天下各式各样娇美的酥胸。

    但与旁人只知道偷瞄不同,林萧把女人胸部的形状分别比作各式各样的水果,据林萧仔细观察,在千形万状中,如下十种水果形状的女人胸部都堪称优美,都能吸引无数的眼球:苹果型的、水晶梨型的、蜜桃型的、柚子型的、菠萝型的、柠檬型的、橙子型的、西瓜型的、木瓜型的、椰子型的。

    在林萧看来,这十种形状的酥胸都富含营养、都深藏秘密、都妙不可言!

    任何流俗短浅的眼光都阻挡不了林萧对女人酥胸之美的探寻。

    对此,林萧从不避讳。他常跟自己的好朋友胡毅、陈驰和马克斯说:我一定要在三十岁之前将这十种形状的胸部玩个遍!

    打那之后,林萧见了女人后,第一眼总是先去打量她的胸。

    而且,林萧对自己有一个不成文的要求,无论是搜寻美胸,还是品玩美胸,都要至少诵读一边《乳赋》,因为这首赋里充满了对女人胸*乳的礼赞和讴歌——而对女人胸*乳的礼赞和讴歌,正是任何一个从女人酥胸中得到快乐和满足的男人都应该做的,如果他还有良心的话。

    在庸常人看来,陈独秀的这篇《乳赋》很是轻薄低俗,然而在林萧眼里,这毫无疑问是有史以来、古今中外对女人酥胸最好的描写,对女人酥胸最美的赞颂,绝没有之一!

    “……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港,犹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哪一句不引人遐想?哪一句值得人回味?林萧觉得,这首《乳赋》文字之精彩、语言之优美、韵味之贴切、内容之富含深情和诗意,非阅女无数、精于观察、富于想象又有大才情的文豪是写不出来的!

    严格地说,林萧也并非下流之辈,但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女人的双*乳,本是这世上最雄伟最秀美的山峰,也是这世上最柔软最娇嫩最美丽的花房,她们不光哺育了生命,而且还为疲累的男人提供了温暖的歇憩之所,但她们却总是被人们视为禁物,不能想也不能言。

    林萧想,这种看似很有道统实际上愚蠢至极的事情,大概只有自以为是的人类才会做得出来吧。

    再说,性本来就是上帝赋给人类的最好礼物,在性*爱中享受那种极致快乐,本来也是人与其他动物的重要区别之一,干吗要搞得那么神秘、隐讳呢?

    这就是林萧现在的逻辑。

    实际上,林萧的观念有一个转变的过程。以前的林萧,也跟许多看似老实实际上有些幼稚的男人一样,一心想着能本分一点、传统一点,以后能找一个寻常女子,与她结婚、生子,从一而终,所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因此,他虽然也谈女朋友,但从来不跟女人乱搞,哪怕很多漂亮女人主动来引诱她,他也没有动摇过,而且虽然是好朋友,但他以前看不惯胡毅那种到处找炮友、或流窜于花街柳巷寻花问柳的做派。

    说出来很多人不相信,到目前为止,帅的一塌糊涂的林萧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司徒曼韵。他们两个人本身感情倒是很好,但是奈何林萧遇到了一个势利得满眼里只剩下钱的准丈母娘……那爱赌博的老财迷又哭又嚎又上吊地逼迫自己的女人司徒曼韵跟林萧分了手,让她嫁给了南方一个做皮革生意的土豪老板……想起司徒曼韵,林萧现在还多少有些伤感……

    而当林萧见过了太多男人,尤其是那些他曾经十分仰慕敬重的男人纷纷闹出出轨丑闻以后,他开始重新审视“诱惑”和“”这两样东西,他像突然开了窍一样,悟出了一个道理:其实,真正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永远不会被蛊惑的人只有三种:第一种是圣人,可惜现在这个世上几乎没有;第二种是伪君子,他们明里很是正派暗里却偷腥如吃饭,这种人这个世界上遍地都是;第三种是因为不具备被诱惑的条件,才敢于空口放白话,这种人最多最多,但当他们具备了被诱惑的条件后,颓废堕落的其实比谁都快。

    现在不出轨并不能说明以后永远就不出轨。

    在这方面,他觉得网上流行的那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对多数人来说,如果他敢说自己不会堕落、不会被诱惑,也许只是因为他还不具备堕落和被诱惑的条件。

    林萧想,要想不被和诱惑俘获,只有主动去熟悉、去征服和诱惑,当把天下美色尝遍,对美色已经习以为常后,难道还会担心因贪恋美色而出轨吗?

    悟清了这个道理后,林萧想,这哪里是什么狗屁道理啊,这根本他妈的就是常识!

    从此,一个观点深深扎根在他的心里——一个男人只有在婚前历尽了欲海狂波,才能在婚后经得住各种各样的美色诱惑,一个男人只有在婚前阅过了各种美女,才能在以后无论何种风骚女人挑逗于眼前都能呼吸平稳而且下体才能真正听从大脑的指挥。

    这乍听起来好像很荒唐,但跟年轻无功无名时故作正派,一旦得权得势后就失去方向、沉沦欲海、妻离子散哪一个更好呢?与其到时候让美色俘获自己、撂倒自己,不如自己先通过尝遍美色,练就一身“美女不侵”、“美色不蚀”的本领。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在这个操蛋的世界上,有多少东西值得相信呢?今天深爱着彼此,可是明天一觉醒来就不爱了就各奔东西天各一方了……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那样:所谓山盟海誓,只是因为年少无知。

    有关于背叛与被背叛的事情,林萧听的、见的实在太多了太多了。

    有太多的年轻人会容易做出误判:他们经常容易高估自己的定力、节操和他们所拥有的所谓的“爱情”,容易低估诱惑袭来时那无坚不摧、摧枯拉朽的力量!

    在林萧看来,喜欢女人的男人并不一定都是坏男人,喜欢盯着女人酥胸看的男人也并不一样都是下流坯子。只是有些男人的观念与别人不同而已。

    有了这样的想法,再加上林萧年轻多情,有爱美、寻美之心,林萧心中的那头欲*望野兽终于被从牢笼中放出来了。

    哎!当年自己总是想着“三年打一炮,一炮打三年”,想想这又何必呢,倒还不如“一周打三炮,一炮打半晚”来得爽快!

    有时候,林萧会后悔,当初自己在学校和在律所的时候,那么多美女同学和美女客户或明示或暗示想要与自己交好、媾和,却被他拒绝了。

    每每想到此,林萧总是责备自己:“傻!真傻!我真他妈的那时候就是一个傻缺!”

    林萧是法律出身,前两年做的是非诉讼律师,主要负责商业结构的设计和商务合同的起草,他本来干得有声有色,再加上是在一个顶级律所,前途也算一片光明,但孰料人生真是充满了变数,他不久前在一次项目合作中结识了钱氏房地产集团的老总钱爱国,意外得到了钱爱国的赏识,而他也禁不住钱爱国开出的高新诱惑,跳槽来到了钱氏集团。林萧明白,钱爱国为人又贪又色心又歹毒,但惟独有一点值得称道:惜才。只要是自己认准的人才,钱爱国就算挥掷千金也要把他挖到自己手下来。

    林萧心想,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的就不去想了,只要抓住以后的机会就行了,就凭自己的长相和能力,还不能征服百八十个美胸美女?

    就在林萧刚进钱氏集团不久,就发现了第一个自己想要征服的目标——那便是钱氏集团的财务总监、钱氏集团里公认的、不知道让多少男员工魂牵梦绕、夜夜以之为打手铳时幻想对象的大美人余茜。

    余茜的模样,那可真的是大胸柳腰个高挑、雪肤花貌臀也翘啊!

    而林萧最喜欢余茜的地方是她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大柚子。

    林萧想,要找各种水果形状的美乳,何不从余茜胸前的那两个白色大柚子开始呢?

    柚子不仅个头大,而且吃起来又甜又酸,是开胃佳品,吃下这一个,以后就能吃下更多的水果了……

    而且,林萧通过观察,已经发现余茜其实早就对他也暗生情愫了。

    林萧脑海中突然闪烁起刚才在他身后“磨豆腐”撩拨他的那个大美人的美胸。

    “可惜了,刚才没去注意她的美胸是什么水果形状的?但从刚才她在我我身上‘磨豆腐’的感觉来看,好像是木瓜型的,酥酥的,又挺拔稍长,可惜了,可惜了……”

    但他想,这么大个城市,这么多人,也许这一辈子就只能见这一次罢了。

    “女神啊,命运让你朝我飘然而来,却又在片刻之后离我飘然而去,这一来只是瞬间,这一去难道是永远?喜欢‘磨豆腐’的女神啊,从此以后难道咱们就真的天各一边、两难相见了吗……嗳,不对呀,”刚才脑子吃了屎的林萧突然意识到,“我刚才干嘛非要下车呢?多坐几站又何妨?顶多就是再坐回来呗?!……傻缺,百分之三百的傻缺……”

    林萧心想:“哎!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命吧!啥都不说啥也不想了!也许,命中注定余茜才是我猎艳的绝佳对象。”

    可是皎若明月、貌胜春花、肤压冬雪的余茜,哪一天会捧着她自己的大柚子喂我呢?

    林萧一边幻想着余茜胸前挂着的两个大柚子一边在往钱氏集团走,一边想着一边还乘着酒劲摇头晃脑地诵着:

    “……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港,犹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

    绝对是好文,求关注

    亅(梦)(岛)(小)(说)(网)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