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下面羊(痒)死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第1章开启征服之路]

    第13节下面羊(痒)死了!

    林萧有意识地岔开话题,问:“刚才在公司里,钱总往外走的时候说有个叫‘大师’的人出事了,那位‘大师’是谁啊?”

    “风水大师兼气功大师王森啊!是钱总的好朋友。”余茜道。

    “王森?”林萧接着问,“我只听说过有个大师叫王林的,没听说过有叫王森的。王森和王林是什么关系?”

    余茜去倒了两杯葡萄酒,递给林萧一杯,道:“王森可是京城市权贵、富商、演艺圈儿里的大红人,多少人都排着队想巴结他、结交他呢。”

    余茜说着,来到一张框表的照片前,指着说:“喏,在钱总旁边这个就是大师王森。在王森旁边这个是京城市市委副书记苏兴良,在苏兴良右边这个是万元集团的老总万长庆,他们身边的这几个人也非常厉害,我就不跟你一一讲了。这些都是能在京城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而且相片上这几个人的关系都不是一般的好,他们抱成了一个团,京城市没有他们干不了的事情。就拿这个万长庆来说,他虽然在社会上的名声没有其他几个人大,但是他主要负责黑社会这块,能量也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实际上在京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抱团取暖的,当然,跟钱总他们团儿叫着劲儿的也有,不过现在看来都不足以对这个团儿构成威胁,因为现在的市委书记是偏向苏兴良、钱总这一边的。唉,京城权势圈儿里的关系可复杂着呢,有空我再好好跟你说说。”

    市委副书记苏兴良,林萧是能认得出来的,因为经常在新闻里看到,但是林萧没想到他跟钱爱国关系这么好,而且这个苏兴良看上去很儒雅,总是摆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但是林萧私底下早就听说过他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贪污、建豪华行宫、宠养无数的美人、下死手打击与他对着干的人,中国式的狗官应有的问题他身上一样不缺……万元集团万长庆右眼眉梢有一颗不大不小的痣,使他在人群中十分好辨认,对于万长庆和相片上的其他一些人,林萧也听说过,知道这些人在京城市甚至在整个中国都很有影响力……

    林萧看到那张照片上有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女人,指着问道:“这个女的是谁?”

    “市发改委副主任赵丽娜!我偷偷地告诉你,她跟市委副书记苏兴良的关系可不一般……”余茜意味深长地说道。

    林萧早就看出照片上的那个赵丽娜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她是性*欲极其旺盛的女人。这种女人往往都是先以美色诱惑领导并攀上高枝,再以权力和金钱偷养面首,一天到晚日子可自在着呢……

    林萧知道这些人都是钱爱国圈子里的人,虽然自己现在的资格还远远不够,但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真的与他们也有交集了,因此他默默记住了这几个人:市委副书记苏兴良、大师王森、万元集团老总兼黑道大哥万长庆、市发改委副主任赵丽娜……

    林萧看到了那张照片上竟然也有余茜,他有些惊诧,“啊?余茜竟然能跟这些人打上交道,看来他是小觑余茜了。”

    他指着相片问道:“余总监,你也在上面?看来你在上层社会也混得很开啊。”

    余茜淡淡一笑,趁机说:“还可以吧。不敢说跟他们深交似海,但办事递两句话还是管用的。所以,你以后想要混得好一点,我可能是你的一条捷径。”

    余茜虽然年纪还轻,但是说话的样子却显得老练成熟。

    这种老练成熟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

    林萧听出余茜话里的意思——只要把她伺候好了,她就是我的一条捷径,以后有什么事情她都会帮着给解决了。他忙说:“那还得余总监以后多关照。”

    但是林萧心里突然犹豫起来:“这个余茜认识这么多大人物,而且还暗地里跟钱爱国有一腿,万一哪一天让钱爱国知道了我和她发生过肉*体关系,那我岂不是会被钱爱国活活弄死啊?”

    可是眼前的一切已经让他难以做那么深的考虑,他只是想到:“可能钱爱国并不想独霸她,只是想哪天来了兴致了就跟她耍耍,而并不限制她找其他的男人,因此,这他们更像是长期的炮友,而不是小三的关系,否则余茜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勾引我了……而且,如果我跟余茜把关系处好了,说不定还真能借她之手与京城市的大佬们攀上关系,到时候可能就是我林萧大展宏图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林萧已经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的犹豫也烟消云散。

    林萧正在想着,余茜又一笑,说:“这些都好说,不过……不过我现在不想谈这些,我只想和你谈谈心,你来公司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们直接的接触似乎还不是很多,我都没有机会和你坐下来好好谈谈心。在公司里叫我总监,私底下直接喊我余茜就行,或者叫我小茜……”

    小茜?有没有搞错啊?林萧心想,你不是想和我谈心,而是想和我谈谈性吧。看你那饥渴样儿,眼睛里都要流出淫*水来了,还跟我谈心?我要是真跟你谈心,不要说一晚上,就是十分钟还不把你憋坏了啊!

    林萧问:“你刚才说你家里有东西坏了,是什么东西?我去看看。”

    任何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余茜已经不想去谈那些与现在的无关风月的任何事情了。

    余茜先是未答话,兀地一把抓起林萧的手,放到她的胸口上,说:“是我的心……是我的心坏了……林萧,你能给我修修补补吗?”

    林萧觉得今晚上的事情特搞笑,就跟电影上的桥段一样……

    但他故意在余茜胸上温存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地收回手来,说:“这……”

    余茜微笑着抿了一口葡萄酒,问:“林萧,其实,我特别好奇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林萧心里暗嘲余茜问问题没水平,竟然问这种不着边的问题,但他勾引道:“别人都是实际上心里很不正经,外表却假装得很正经;而我刚好相反,我是实际上内心很正经,但却偶尔装一下不正经。”

    余茜迷离着眼神笑着说:“你们男人就知道满嘴跑火车,没一句正经话。你倒是跟我说说,你都是怎么装不正经的?”

    余茜心里渴望此时的林萧能拿出他最不正的样子把她的衣服扯烂、把她全身凌虐遍……

    林萧看了看这漂亮的房子,再看看眼前的余茜,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和着那高脚杯里传来的“叮铃叮铃”红酒碰壁声,他笑着问道:“我有个笑话想讲给你听,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余茜说:“笑话?好啊,讲来听听呗……”

    林萧讲道:“说,有一天,一只还不太懂世道的小驴问老驴:‘爹,为啥咱们天天吃草,而奶牛却顿顿都是精饲料呢?’老驴叹气道:‘哎,孩子,谁叫咱爷们儿是靠腿靠力气吃饭,而人家靠的是胸脯呢……’”

    讲完后,他很有意味地看了看余茜。

    余茜当然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不过她看上去倒是完全没所谓的样子,道:“这个笑话好冷啊……不过不太好笑……你以为驴就不想靠胸脯吃饭吗?只是它自己没有那东西罢了。”她想起了钱爱国,想起了自己被钱爱国撩拨起来的熊熊欲*火,笑着说:“我没有笑话讲,但是我有一个谜语或者叫脑筋急转弯让你猜。”

    林萧“咕嘟”喝了一大口葡萄酒,说:“哦?那我可要好好猜一猜。”

    余茜端着高脚杯又一下子坐到了林萧的腿上,把自己的酥胸和胸顶的那两点都摆到林萧的眼前,讲道:“说,森林里有一只公鹦鹉和一只母鹦鹉在树上聊天,它们聊着聊着,看到跑过来一只羊和一只狼,只见那只饿狼朝那只羊猛扑过去……这时候,树上的母鹦鹉无意中说了一句话,公鹦鹉就把它给强奸了,问:那只母鹦鹉无意中说了一句什么话?”

    林萧忍不住心里在笑余茜,笑余茜不知道他是个黄段子收藏家,这么俗套的段子我能没听过?我十年前就听过了!你还跟宝一样拿出来引诱我……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余茜的齐臀牛仔小短裤和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感觉到她的私*处已经湿润难忍了,从里面流出来的浓液甚至把牛仔短裤都给湿透了……

    林萧心想,她下面得已经痒成什么样了啊?可他偏偏故意做出一副在思考的样子,说:“这个我还真猜不到。那只母鹦鹉说了句什么话?”

    余茜呼吸急促起来,喘着粗气,说:“它说了一句‘下面羊(痒)死了’……”

    说完,她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抹可堪玩味的红晕……——

    亅(梦)(岛)(小)(说)(网)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