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只差一步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净重大概九吨左右的货柜车在载满十三吨货物的情况下,正常行驶所携带的惯性究竟有多少吨呢?

    不计算摩擦力损耗和外部影响,这大概会是一道高中物理作业上的题目?

    正确答案是多少呢?

    在那一瞬间,周离没有来得及计算出来,就听到从双耳中传来的呼啸风声和引擎的转动的声响。

    紧接着,恐怖的冲击扑面而来,沉闷的声音在一瞬间扩散开来。

    剧烈的冲击令周离的身体从车座上脱离,短暂的脱离了重力的束缚,飞入空中。

    那一瞬间仿佛被拉长到极限,时间化作断续的片段,整个世界变成塞进劣质胶片的播放机,变作一帧一帧的枯燥定格。

    能够感觉到雪粉飞入领口的冰冷,肋骨和内脏发出的压抑哀鸣,还有从心口传来的破碎声音。

    像是半个身体卷入绞肉机之中的剧痛终于从神经末梢翻起,可是周离却已经陷入幻觉一般的缓慢时光之中。

    有一种怪异的痉挛宛如电流一般的从脊椎之中扩散开来。就像是双手紧握在裸露内心的高压电线上一般,皮肤、肌肉、内脏都在这脱离束缚的狂暴力量下痛苦的颤动着。

    思维和念想宛如脱缰野马一样不受控制的疯狂运转着,从时间的束缚中脱离,在这一瞬间化作停滞的奇迹。

    世界宛如旋转一般,眼瞳中翻起的血色消散了,却将一切都蒙上朦胧的青。

    宛如烙铁一般的烧灼感觉从心口传来、扩散,令他痛苦得想要发出模糊的咆哮,

    在心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或者说萌发了。

    怀中的木质吊坠碎裂,代表着某种含义的字符崩裂出细密的裂隙,随着其中所封锁的某种东西扩散而出,瞬间风化成细密的碎屑。

    宛如终于找到了寻觅已久的土地,即将枯死的‘树苗’展开细密的根须,刺入大地深处,扩散,疯狂的汲取着令自己得以存活的‘水分’。

    在手套的遮掩下,周离的手背上青筋鼓起,疯狂的跳动着。

    宛如琥珀中所囚禁的昆虫,周离在这凝固的世界中无穷尽的坠落、旋转着,目睹着自己的血在夜空之下缓慢迸射的场景。

    血红之中倒映着微弱的星光和飘洒的飞雪,诗意而残酷。

    而对于周离来说,这却是一场无法停止的酷刑。

    明明一切都奇怪到像是不存在的幻梦,可是心脏中所迸发出的剧烈痛苦却提醒着他这无比残酷的现实。

    左边半身的剧痛在宛如潮水一般的缓慢扩散、肋骨在缓慢而不容拒绝的碎裂塌陷着,内脏在剧烈的冲击中动荡着,就像是即将破碎。

    明明就像是下一瞬间就将死去,明明只差一步就足以跨越生和死的界限,可是却永远都无法抵达。

    哪怕明明只有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

    西班牙语叫做:‘PorUnaCabeza’,曾经在《辛德勒名单》、《闻香识女人》中出现过的著名小提琴曲……听起来蛮不错的。

    明明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周离却忍不住胡思乱想,再一次回想起脑中所激奏的哀婉之音……

    在琴弦中所流淌而出的声音在盘旋,踩着心跳的古典,宛如独舞一般的旋转着,却永远都无法停止。

    一旦停下来,就会死掉么?

    周离仰望着夜空中的阴云,视线穿透了浓厚的大雪,眼瞳倒映着暗淡到即将熄灭的星光。

    有水迹从他的眼角飘出,在几乎完全停止的时光中缓慢冻结、飘散,融入飘落的雪中。

    在永无终止的坠落和旋律之中,他低声呢喃着什么,可是就连自己都听不清了。

    隐约中,宛如幻觉的声音出现,那是仿佛从云端传来的柔和声音,却响起在耳边。

    “周离,你想要就此死亡么?”

    那一瞬间,一切都陷入定格之中,永无止境的坠落和哀鸣的旋律,尽数戛然而止。

    在静止之中,周离感觉到胸腔之所积蓄的痛苦和绝望燃烧起来了,它们化作了模糊的嘶吼和咆哮,回应着那个幻觉一般的声音。

    “不,绝不!”

    于是,胸腔之中的灼烧痛觉彻底爆发,令周离感觉到自己身体寸寸粉碎的恐怖痛楚。

    在那一瞬间,周离的眼睛合拢,有恍若神明的宣告在他耳边响起:

    “那么,予你新生!”

    戛然而止的哀鸣旋律再一次的开启了永无止境的演奏,这一次是史无前例的宏大交响。

    无形的手掌拉扯着他的灵魂,将他重新从生存和死亡的边界扯回了原本的地方。

    停滞的时间、静止的世界破碎了,他再一次的回到弹指间的坠落之中。

    撞击所带来的低沉声音还没有来得及消散,周离的身体在半空中旋转着,在刺目的车灯照耀之下,睁开眼瞳!

    再也不是以往的纯黑,此刻所环绕在眼瞳中的,是恍若苍空一般的辽阔幽深的青!

    于是,一瞬间,他看到了新的世界。

    哪怕是黑夜,也亮如白昼;哪怕遥远的星空,此刻也近在咫尺。

    大雪飘落的轨迹、冷风掀起的涟漪、星辰旋转的方向此刻都倒映在那一双青色的眼瞳之中,万物都于此刻显露出真实的模样。

    青色的眼瞳仿佛在剧烈的颤动着,将此刻的一切都收入视线之中。

    直觉告诉周离,约莫在半秒钟之后自己将会坠落在雪地之中,货车行进的前方。

    到时候坠落的自行车会在沉重车轮的碾压之下扭曲,断裂成两截,为自己争取大概一秒钟的时间。

    一秒钟之后,疾驰的货柜车会碾过自己的身体。

    保守估计损伤开始、得出结论:腰椎断裂、内脏多数破碎、肋骨六根骨折,当场死亡。

    可能性大概为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下辈子成为残疾人在轮椅上度过。

    两种结果都很糟糕,而且后一种更糟糕。

    所以,在冰冷的风声呼啸里,周离忍着冲击的痛苦,伸出皮肤崩裂的右手。

    下一瞬间,坠落在雪地之中,自行车被碾压的尖锐声音骤然响起,那一架年龄起码跟周离相当的老式‘飞鸽’在周离的身后被沉重的轮胎碾压着,扭曲成古怪的形状,最终达到临界值,彻底崩溃!

    破碎的零件飞迸,货柜车前进的方向被扭转了一个微弱的角度,然后……

    “就是现在!”

    周离的胸腔中发出模糊的咆哮,可是在别人听来却像是高亢而短暂的尖叫。

    手臂在低吼中猛然撑在冻结的道路之上,在瞬间迸发的力量令掌心和地面摩擦的血肉模糊,手臂的骨骼似乎都响起不堪重负的哀鸣,出现了崩裂的缝隙。

    而他的身体却在这爆发的力量之下向着右侧弹出,擦着疾驰的车轮翻滚,落入积雪之中。

    货柜车疾驰而过,在冻结的路面上擦过了漫长的痕迹之后终于停止。

    仓皇的司机推开车门,胆战心惊的向着后面看了一眼,但是夜色漆黑,却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颤颤巍巍的走下来。

    在看到那两截断裂的自行车残骸之后,中年的肥胖男人露出已经快哭出来的表情,双腿一软,就吓得坐在冰冷的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黑暗中传来的喘息声。

    模糊的身影从积雪之中缓缓的爬起,缓慢的向着他走来,如同索命的厉鬼。

    带着渗透了半身的鲜血和剧烈的痛苦,周离蹒跚的前进着,终于走进尾灯模糊映照的范围之中,向着中年的肥胖司机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开夜车给我小心点啊!”

    沙哑的愤怒低吼发出,周离沾染着鲜血的表情分外狰狞,令坐在地上的中年胖子发出尖叫。

    “鬼、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瞬间以不可思议的肺活量将嗓音飙升到令人不可置信的尖锐高度,那个倒在地上的中年胖子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尖叫着钻回车里。

    汽车发动、点火、疾驰而去,原地只剩下呆滞的周离。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看着满身的伤痕,一头雾水的自言自语:“鬼你妹啊……”

    不幸中的万幸是,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大碍,虽然很痛,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骨骼和内脏都没有受到什么巨大的损害,真是不可思议。

    这其中的问题,他下意识的不想要去多想。

    反正对方的车牌号他已经记下来了,深更半夜的报警会耽误太多时间,恐怕做完笔录就明天早上了。

    他不想让卢弱水等太长的时间,而且他也饿得厉害了,所他决定先去买点东西带回去吃。

    只不过,接下来他需要面对一个惨烈的现实……

    那一辆享年二十多岁、陪伴了自己三年的古董级自行车在顽强的经历过漫长时间的流逝、二十多年的雨雪风霜之后,终于在自己的手中惨遭分尸了。

    也就是说,他得走着去。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真是不幸的一天。

    ……

    在暖气的吹拂中,值班的服务生在柔和的灯光下趴在柜台上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已经过了就餐的高峰时间,快餐店里也已经没什么客人了,值夜班就这点好,很轻松。

    就在她的困倦之中,快餐店的大门被推开,清脆的铃铛声传来。

    梳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连忙从柜台后面直起身,睁大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精神一点,习惯性的大声说道:“欢迎来到肯、肯……”

    “肯、肯……”

    究竟是‘肯’什么呢?

    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忍着尖叫的冲动,说不下去了。

    鲜红的人民币被拍在柜台上,像是刚刚遭遇了惨烈事故的年轻男人擦了把脸上模糊的血迹,沙哑的说道:“全家桶。”

    “肯、肯……”呆滞的女服务生还没有从‘大脑当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依旧在机械的重复着那一句话。

    “肯你妹啊!”周离用力的拍了一下柜台:“全家桶!”

    唔……不论是谁,在亲人去世后接着被车撞,心情都不会好吧?

    因为用力过大,手掌上的伤口又崩裂了,疼得周离一阵龇牙咧嘴。

    女服务生终于反应过来,颤抖着收起那一张沾着血的人民币,颤声的问道:“请、请问是在这里吃还是外带呢?”

    周离揉了揉发僵的脸,困倦的低声说道:“外带。”

    呆滞的保持着微笑,快要哭出来的女服务生扭头向着后厨喊:“外、带那个,那个啥……全、全家桶一个!”

    ……

    ————

    新书上传期间推荐点击收藏都极度紧缺,如果看到这里,还觉得可以的话,请收藏一下吧~来两张推荐票就更好了。

    如果这本书还合口味,那么在以后的日子里,就请多多关照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