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精神病是不会自己去吃药的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在门推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骤然敞开的门扉,还有站在门口的周离,周离疑惑的环顾一周,然后视线落在病床之后位置上。

    在那里,李子衿沉默着,低头握着老人衰老的手掌,面对着那些早已经习惯的辱骂,她低下头,就像是没有听到。

    察觉到周离的到来,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就略微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

    并不狭窄的病房中站满了人,竟然给人一种有些拥挤的感觉,周离带着一丝漠然的微笑穿过人群,站在她的身后,坦然的面对着那些包含着恶意的目光,一言不发。

    他把门关得很快,并没有几个人看到门外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几个保镖,因此所有的视线都透漏着一丝疑惑和排斥,最终将视线从他身上收回,落在李子衿的身上。

    就在此刻,周离带来的寂静被打破了,那个眼中满是妒恨的女人不屑的看着李子衿,不顾身旁丈夫的低声训斥,瞥着周离的样子,看向沉默的李子衿:

    “哎呦,这就是你养的小白脸?”

    李子衿沉默着,轻轻的握着老人苍老的手掌,不说话。而在她的身后,周离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有的时候自身的沉默对于那些满怀恶意的人,反而代表着软弱或者恐惧,只能够令他们越发的猖狂。

    他只是有些疑惑,李子衿为什么不说话,反而近乎纵容的助长着对方的气焰……

    看着李子衿沉默的样子,浓妆艳抹的女人怪笑起来,烦躁的挣脱了丈夫的手臂,打量着周离和她的脸,满是鄙夷的说道:

    “没看出来啊,你跟你妈一样,勾引男人的功夫不错啊。”

    周离抬起眼睛瞥了她一眼,察觉到李子衿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明白她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忍不住有些无奈的弯腰,在她耳边低声呢喃:

    “老板你可别继续扮柔弱小姑娘,我都闯进来给你撑场子了,是继续扮乌龟还是掀桌子走人,你起码要吭个声才行。”

    开玩笑,李子衿是什么人?柔若无依的小姑娘?

    别开玩笑了……她可是宁肯掉十斤肉都不肯吃一定点亏的母狐狸。

    一个年轻女人能够在上阳的商界能够八面玲珑,比那些老姜都能吃得开,除了大部分人卖李兴盛几分面子之外,剩下靠的就是这种‘吃一分亏就要让对方十分的还回来’的狠劲儿。

    周离可比谁都清楚这个看起来美艳的老板,一旦真正愤怒起来手腕有多狠辣。虽然当时的周离感觉有些吓人,而现在隐约明白时代集团的幕后大老板是谁之后,周离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了——

    ——上阳家喻户晓的‘李阎王’的侄女,难道还能是娇弱怯懦的小姑娘不成?

    只是,虽然不懂她为什么有意的放纵着对方,让对方越来越过分,但是起码周离没法继续站着看下去。

    哪怕明白她心里打算都好,周离虽然站在那身后,但是却无法如同她一般的忍耐。

    所以,他带着若无旁人的笑容,在李子衿耳边请示,她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察觉到周离声音中的寒意,李子衿隐约有些无奈的叹息,低声反问他:“你打算呢?”

    “我?”周离低声笑了笑:“神经病从来都不会自己吃药的,就看你怎么打算了。”

    无视了那个女人还没有停止的唧唧歪歪,李子衿叹息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有些乱的头发重新整理了一下,将手腕上的朱红色念珠宛如发带一般的绑在脑后,一直低垂的眼睛抬起,显露出一丝蕴藏依旧的冷意。

    瞬息间,与李兴盛如出一辙的寒意在这个前一刻还娇柔无比的女子身上显露,隔着病床,令那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声音在视线逼人的凌厉锋芒之下戛然而止。

    而在她的身后,周离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沉默的等待着,能够看这么一场好戏,便不亏闯进来的本儿了。

    在重新来临的寂静中,李子衿冷声说道:“那个男的不能动,其他的随你。”

    在那个女人的身旁,穿着米黄色西装的男人‘李业勤’面色一变,拦在自己妻子的身前:“李子衿,你不要太……”

    话音未落,周离的身影已经跨过了两人的阻拦,撞在他的身上,肩膀顶在他的胸口,猛然发力,令他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弹指间,周离的手掌抬起,挥洒而出,同时响起的还有清脆异常的耳光声。

    啪!

    短暂的声音在房间内缓缓回荡,在所有人呆滞的眼神中,周离悬停的在空中的手掌完美的完成了周期运动——确切的说,从哪里来,回那里去。

    于是,再一次的……啪!

    有些厌恶的拍了拍手掌上打下来的粉,周离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两个红印,对着已经被打蒙了的女人柔声说道:

    “拜托嘴巴干净点,小白脸?这年头到哪里去找我这么能干的小白脸?”

    重新回到李子衿身后,周离继续沉默,眼神微妙的看着表情忽青忽白的男人。

    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李业勤哑着嗓子问:“李子衿……你是要撕破脸了对不对?在爸的面前,你都敢这么嚣张了……”

    “别急着下定论啊,‘二哥’!”李子衿冷笑了一声:“叔叔他要是醒着,你觉得先被拖下去执行家法的会是谁?”

    说着,她的视线落在那个捂着脸、满眼妒恨的女人身上,眼中闪过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那个周离在停车场见过的枯瘦男人带着一丝阴沉的神色走进,环顾了一周之后冷声说道:

    “这是怎么了?我就去找医生了解了一下情况,外面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还没闹够!”

    看到这个男人的出现,李业勤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就算是是争夺家产的兄弟,但面对‘外敌’的时候还是起码能保持一致的。

    “哥,你自己问吧。”他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瞥了李子衿一眼。

    这个时候,捂着脸的女人总算是发出哽咽的声音,不顾脸上还残留的红印,嚎啕大哭的扯着他的袖子:“大哥你可要看清楚啊,爸才昏过去不久,李子衿这个小贱人就开始勾结外人,欺负家里人了啊。”

    名为‘李业丰’的枯瘦男人皱起眉头,扭头看向身旁的‘弟妹’:“你说什么?”

    “我说李子衿那个小贱……”

    啪!

    耳光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却是从李业丰的手里发出,令那个女人的脸上再一次出现一个红印,用力之大,几乎打破了她的脸皮。

    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她恐惧的从指头缝里看着李业丰,不明所以。

    “业绩,管好你的女人。”李业丰缓缓的收回手,枯黄的脸上满是阴沉的说道:“要是爸还在,现在说不定就亲手打断她的腿了。”

    ——

    感谢好船君和coolwofe的打赏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