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李兴盛的委托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

    十五分钟之后,云叔从房间中走出,阴沉着面孔离去。

    然后老人最后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宛如火光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几幅从监视录像里抽出、打印模糊的照片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贴满了大街小巷。

    上阳的每一个社团成员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到一个找人的命令,只要提供确切的线索,便能够得到五十万,能够找到照片中任何一个人的所在,八十万。

    整个上阳市的**在李兴盛的铁腕统治下平静了数十年之后,又在今日波澜了起来,酝酿着山雨欲来的气息。

    而周离来说,今日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回到医院之后,忽然接到来自李兴盛的邀请。

    这一位上阳市的**巨头,忽然想要和这个往日认识的年轻人说说话,这令周离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事到如今他不可能还猜不出这个老人的身份,正因为如此才有些疑惑,这位大龙头究竟想要跟自己说什么呢。

    看着周离坐在了自己的面前,李兴盛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

    靠在床上,老人看着沉默的周离,忽然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茶几说道:“刚刚泡的好茶,我手脚不方便,所以你只有自己倒了。”

    周离点头,端起桌子上的茶壶,给李兴盛也倒了一杯,自己的那杯却摆在面前没有动。

    李兴盛满是可惜的看着面前的茶杯,良久之后摇了摇头:“现在连茶都不敢随便喝啦,只能喝白开水,人老了就是太麻烦了。”

    周离笑了笑:“李先生您还老当益壮。”

    李兴盛挥了挥手:“和以前一样叫我李叔就好了,你这小子怎么跟他们都是说的都是同一套?要是说人寿与天齐管用的话,以前的皇帝还用一个个玩命的炼丹求仙?”

    周离无奈的摊手,眼角悄悄的瞥了一下门口探头探脑的李子衿,不知道今天这戏唱的是哪出。

    “子衿跟我说了,你的事情。”李兴盛忽然说道,满是诧异的感叹着:“是我看走眼啦,没有想到你的身手竟然那么好。”

    周离只能苦笑:“一般般,身手再好,昨天不也差点被埋了么。”

    李兴盛笑了笑:“那只是意外而已,阿宰对你的评价也不错,这一点你不用谦虚了。”

    周离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原来那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保镖竟然对自己的评价不错,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就没有见到他,重度烧伤的他已经又转到隔壁去了,现在恐怕还在打点滴。

    对于老人的意思并不明白,周离不喜欢绕圈子,所以直接的问:“李叔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也没什么。”李兴盛认真的看着他,良久之后叹了口气:“子衿的眼光比我好,以前我还以为她是想要磨练你几年,下放到会所去呢,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一身本事。”

    周离淡然的摇头:“老板对我挺好,至于其他,我没有考虑过。”

    “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捉摸不透年轻人的想法了。”李兴盛有些疲惫的靠在床头,有些喘息的笑了笑:“就像是你看到的一样,我只是个糟老头子啦,都快死了,所以什么事情无所谓,今天叫你来,只是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听到他这么说,周离抬起眼睛,认真的听,

    “子衿是我的侄女,我把她当亲女儿养大……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啊,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老人有些失落和怅然的感叹着:“她很信任你,培养你当她的左膀右臂,你也比我想的更有天分,将来也一定能够混出自己的名堂的”

    周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多谢李叔夸奖。”

    “听我说完。”老人挥了挥手,眼中露出一丝恳求:“……只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先不要辞掉保镖这一份工作。”

    “嗯?”周离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说什么。

    宛如看透了未来,老人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低声说道:“从这几天开始,一直到我死后……上阳会很乱的,非常乱。”

    周离愣了一下,感觉这个老人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却找不到隐藏在其中的头绪。

    “所以,我希望你能保护好她,不要让她出什么事情。”

    老人抬起头,浑浊而苍老的眼睛看着周离,低声说道:

    “这件事情无关兴盛社,也无关其他的东西,只是一个糟老头子的委托,希望你能够答应。”

    周离沉默了片刻,认真的点头:“老板帮了我不少,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得到了周离的回答,他心中的焦灼和不安似乎都消失了,低声的笑了笑:“那就好,谢谢你啊,小周。”

    这样的话,唯一的担心,也不需要去牵挂了啊。

    倘若只是自己的两个儿子的话,他并不担心,自己既然将自己经营了大半辈子的社团交给他们,那就说明他们已经足以独当一面。

    男人的心中就要有面对生死的胆量和气魄在,如果不成器的话,顶多陪着自己下黄泉而已。

    而子衿只是一个与那些险恶无关的女孩子而已,他是自己的哥哥留下的唯一骨血,李兴邦当年代替自己这个弟弟单刀赴会,被人捅穿了气管,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撑着不肯撒手,临走的时候将一家妻小交给自己的亲弟弟照顾。

    李兴邦的妻子在丈夫死后郁郁寡欢,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等到被人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李兴盛惯例登门的时候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在嫂子的病床前面找到了那个骨瘦如柴的小姑娘。痛哭一场之后,李兴盛将哥哥的女儿带到自己家里,视如亲生,一直到今天。

    李兴盛倾尽了自己所有的宠爱去抚养她,就连分给自己亲生儿子的也不过是她所不要的余泽。

    十七年的时间,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昔日沉默寡言的小女孩,变成现在就连自己都捉摸不透心思的大姑娘。

    看着她长大成人,想必他下去之后也足以告慰兄长了。

    他相信,只要自己死后,李子衿能够在周离的保护下撑过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以她的才能一定能够走到比现在更高的地方。

    如此的话,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好担心的了。

    老人复杂的笑了笑,艰难的抬起手,向着周离招了招,低声说道:“你过来,把我的枕头掀起来……看到了么?”

    周离扶起几乎没有重量的老人,掀开那个枕头之后,忍不住愣了一下:“呃……看到了。”

    “哈哈。”在周离的支撑下,老人低声笑了起来:“果然在,业丰那个孩子知道我的习惯啊……拿出来吧。”

    周离犹豫了一下,从枕头下面抽出那一把沉重而漆黑的手枪,将枪柄放进那一只苍老的手里。

    明明已经衰老到走路都没有办法的程度,可是李兴盛的躯壳中却似乎依旧存留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端着那一把手枪,他熟练的将手枪拆卸开来,检查着里面的每一个子弹,还有弹夹之中的沉重子弹。

    短短一分钟之内,老人将手枪重新组装好,熟练之际的拉动套筒,瞄准着病房墙上的挂画,作势射击。

    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放下抢,看着手中武器,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这算是怎么回事?亏心事做多了,没有这个东西就睡不着啊,老是想着杀人,却害怕被别人杀……手里抓着刀和抢,这辈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可是到头来,自己却连子嗣都护不住了啊。”

    将子弹从枪膛里退出来,把保险重新扣好,老人倒转枪口,将自己珍藏多年的配枪递给周离。

    “这把抢还是当年一个跑走私线路的海运贩子送给我的呢,这么多年来,也就用过几次。”

    他抬起眼睛,看着诧异的周离,嘶哑的笑着:“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就送给你吧。”

    犹豫了一瞬间,周离轻轻点头:

    “好。”

    当周离走出门之后,一脸疑惑的李子衿把他叫到一边,问自己二叔究竟对他说了什么,周离笑了笑:“只是勉励年轻人好好干活而已,其他的什么也没说,不过那个茶叶味道倒是不错。”

    “真没出息,你就剩下惦记这么点茶叶的心了。”

    李子衿白了他一眼,略微细长眼睛里显露出一丝妩媚,挥手说道:“上次二叔分了我不少,我一直都没动过,你要想要改天到我那里拿去就是了。”

    周离表示大喜,然后叩谢老佛爷赏赐,这件事儿就算是完了,至于周离的腰间有点鼓鼓囊囊的什么的……好像也没人注意到嘛。

    ……

    就在下午的时候,靠在走廊里晒太阳的周离终于接到来自符命的电话,在电话里,那个最近正在发愁孩子奶粉钱的男人带着一种抑郁和忧伤的语气说道:

    “你东西到了,过来领一下吧,”

    周离站在走廊里,看着窗户外面的明媚阳光,想了一下之后点头:“好,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过去拿。”

    电话里的符命声音更加忧郁了:“这些小玩意太烫手了,我不敢多留,就今天吧,越早越好。”

    ——

    编辑姐姐昨天告诉我,这周五《天驱》就要上架了,还请大家到时候多多支持。

    感谢一下昨天重口星人、星空的物语、好船君、一个团石头、不烬de意志还有剩下几位找不到名字了的同学的打赏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