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黄金时代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遥远的地球另一侧,有人愤怒的冲进了路易斯博士的办公室,怒不可遏的将一份报告摔在他的桌子上。.

    “为什么我只是走了一个星期,就出现了这种事情!”

    路易斯从书案间抬起头,淡定的看着面前几乎快要发疯的同僚,面无表情的推了一下脸上的眼镜:“冷静一点,芬里斯博士,什么事儿?”

    名为芬里斯的男人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猛然一拳砸在办公桌上,用隔着五十厘米混凝土墙壁都能够听到的声音怒吼:

    “d0071,你们怎么能卖掉!”

    “d0071?”路易斯疑惑的看着他:“哪个项目的产品?”

    “还能是哪个?!”

    芬里斯怒吼着:“你到现在还在玩这一套么?你这个狗日的混蛋,我已经快要成功了!我已经触摸到了亚空间生物的基因传承边缘……你们竟然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将她像是那群廉价品一样的卖掉了!该死的,究竟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利?!”

    “哦,那个啊,被校董会卖出去的东西……”路易斯‘恍然大悟’的点头:“那个实现了‘能量化血液’和‘穿界点’的试验品啊。”

    捡起芬里斯丢在桌子上的报告,他充满好奇的翻看着:“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愤怒。”

    自从放弃了不现实的‘1号——神化计划’,和‘2号——使徒制造’的项目,在‘3号——神能力探究’的项目上受挫之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研究院就将重心放在了‘四号计划’之下。

    而d0071,密斯卡托尼克研究院一级机密研究项目——iv-4号研究计划之下分支的‘圣灵工程’所制造出的唯一‘半成品’。

    其本身就囊括了‘亚空间研究’‘能力者制造’、‘天使创造’等等研究方向,接近一个世纪以来的研究成果,并且有机会进一步的突破原本的盲点,达到新的地步。

    看完资料,路易斯一脸了然的点头。感叹道:“看来是不错的试验品啊,难怪你这么生气。”

    或许是无意,或许他本来就不曾有过任何同情,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彻底的将芬里斯刺痛,令他心中汹涌的愤怒彻底爆发!

    隔着一张桌子,那个枯瘦的中年男人一把扯过了路易斯的领口,彻夜未眠后带着血丝的眼睛怒视着那一双嘲讽的眼眸:“该死的,你们怎么能够这样!”

    芬里斯的眼眶有些发红,终于无法忍受心中的痛苦。声音颤抖着:“她、她……她可是我的‘女儿’啊。”

    “扑哧……”

    在办公室短暂的沉默之中,忽然有讥诮的笑声从路易斯的喉咙里发出来,像是听到了一个拙劣的笑话,他毫不掩饰心中鄙夷的看着面前的芬里斯。满是不可置信的低语:“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女儿?噗哈哈哈……太有意思了,真是太有意思了,这是四号研究所今年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芬里斯博士,我一定要将这一件事情选为本年度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十大重要发现之一!”

    不顾自己的领结被对面的男人扯在手里,路易斯怪笑着抬起手,拍了拍那一张近在咫尺的脸,满是赞叹:“瞧瞧你,这种虚伪到令人敬佩的样子。简直让我感觉要重新皈依了上帝的怀抱!”

    芬里斯正准备说什么,却不防路易斯的手中爆发出未曾想象的力量,竟然瞬间挣脱了他的手掌,反手将他的脑袋砸在办公桌上,低沉的闷响扩散开来。

    “我猜你一定不知道我从事研究之前究竟是干什么的……否则你一定会选另一种方法来话的。”

    路易斯低声的笑着,拉开了被扯松了的领结。低头看着挣扎的芬里斯:“说实话,我本来还以为你跑过来只是要让我增加年度预算的,结果你竟然告诉我,噗哈哈……女儿?女儿!”

    冷漠而嘲讽的看着嘶吼的芬里斯,路易斯低声的笑了起来:“我说。芬里斯.克莱因博士,您刚刚究竟开什么玩笑?!我觉得……能够在这里成为所谓的‘研究者’的人,可是要比谁都冷血。比谁都无情,比谁都要残忍的家伙才行啊!”

    “所以,不要再说笑话了好不好,难道只是特地跑来告诉我,你不小心把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寄托在试验品上了么?!”

    被路易斯的手掌卡在喉咙上,芬里斯近乎窒息的嘶哑咆哮:“那又怎么样?!”

    “哈哈,那又能怎么样呢?”路易斯慢条斯理的单手给自己点上了嘴角的烟卷,低下满是嘲讽的眼角,低声的问:

    “既然0071是你的女儿的话,那么从0001到00070,七十个被你销毁的试验品,在你心里又是什么?”

    在路易斯的压制下不断挣扎的身体骤然僵硬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才好。

    丝毫不曾停顿,路易斯吸着烟卷,诉说着往日的实验记录:“第一个我记得还是不成人形的肉块吧?你第一个女儿,被你亲手丢进焚化炉里。

    第二个是人形,可惜,基因不全,功能错乱,我记得是你亲手将他丢进废品回收部里的吧?

    当你第五个女儿失去了实验价值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待他的呢?需要我重新复述一次么?”

    道这里,芬里斯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量,佝偻的倒在地上,苍老得像是将行就木,口中低声的呢喃着什么别人听不清楚的东西。

    没有等到他反抗,有些无趣的路易斯将将烟灰轻轻弹进水晶的烟灰缸里,依旧低声的笑着:“所以啊,冷静点,芬里斯先生。

    女儿没有了,就再造一个出来好了。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一张轻飘飘的支票从路易斯的手中丢了下来,上面十几个零组成的数字盖在芬里斯的脸上,令他呆滞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喜。

    不再去看这个虚伪的家伙。路易斯冷笑着挥手:“明年的年度预算,还有一部分让你闭嘴的酬金——因你杰出的表演,我又给你添了七千块的零头,感激我吧。”

    不再去看他,路易斯重新坐回桌子后面,继续整理手中的资料,头也不抬的说道:“现在,拿上这个,缝好你的嘴。可以滚了。”

    一阵匆忙而慌乱的脚步声响起,当门扉被关上之后,办公室内重新恢复了寂静。

    而这只是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所发生的,不足为人称道的小事而已。

    世界的另一端。俄罗斯,空旷而寂寥的广场上铺着开始融化的雪,显得无比寂静。

    头发有些发白的苍老男人站在这一片寂静中,抬起头看着苍白的天空,静静的倾听着来自电话中的报告,良久之后点头:“沃克斯,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好了。不用向我报告。”

    完之后,他挂掉了电话,扭头看向身后。

    在他身后的雪地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同样有些苍老的消瘦男人,并不魁梧,也并不英俊。但是却给人感觉他身上每一道线条都像是用斧头在坚硬的石头上劈斩出来的刻痕,硬朗而坚定如铁石。

    不同于对面那个人给人的凛然压力,他却更像是宛如耸立了千万年时光的雕像,不言不语的见证着世界的变迁。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个老人的表情很少有过变化。大部分时间里都沉默寡言,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的最强者——no.2:缚锁之城。

    他完整的名字都已经被很多人所遗忘,但是更多人都选择去敬畏的称呼他为‘普朗琴科’。

    他沉默的看着远处久违的‘朋友’或者‘敌人’。良久之后说道:“你果然在这里。”

    头发有些发白的男人点头,转身看向背后的广场,低声感慨:“因为这里是个好地方啊。我们当年从这里毕业,兄弟会的最后一次聚会也是在这里举行,每一个人都喜欢这里。”

    普朗琴科走到他身边,声音毫无起伏的说道:“嗯,你年轻时候的样子可比现在糟糕多了。”

    “彼此彼此,当初倡议所有人光着屁股在这里裸奔马拉松的……不是兄弟会会长的你么?”男人瞥了一眼身旁的普朗琴科,略微的有些失望的叹息:“只是没想到,你现在看起来倒是比我更老了一些。”

    普朗琴科不以为意,只是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人,不再纠缠于往日的时光,单刀直入的问:“多少年前你,基金会已经变质,不再是你所憧憬的那个地方,所以你选择离开,也带走了那两个孩子,可是现在又何必回来?”

    略显苍老的男人低声笑了起来:“我只是不喜欢毫无意义的等待而已,但是也没有说过要彻底消失。”

    “所以你现在放走了‘奥丁’,选择和这个当年被你亲手关进囚笼的野兽合作,来对付我?”

    普朗琴科踏前一步,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冷意:“失去了所有能力之后,你出现在这里,是准备自投罗网么?”

    “哈,谁知道呢?”

    那个男人满不在意的拍了拍肩膀上的雪花:“我只是有些怀念这里而已,所以就来了。想要逮捕我的话,就请随意吧。我不会反抗的。”

    着,他抬起眼睛看着普朗琴科:“不过,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就算是现在你逮捕了我,我的意志也不会被你束缚在笼子里。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下去的,我活着或者是死了,对接下来的事情也已经毫无意义。”

    普朗琴科沉默着,眼睛眯起。

    曾经并肩战斗在同一条阵线之上,他无比清楚面前这个昔日行事步步谨慎的男人究竟有多可怕。

    当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就代表着已经看到了通向胜利的道路。选择和所有人为敌的他,一旦选择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就代表着在他的计划中,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就算是自己已经死亡,接下来的世界也将会按照既定的轨迹走下去,达到他所规划的终点。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如此愤怒的质问:“周渐安。我曾经的书记官大人,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你当年协助我修订了《能力者自治条约》,现在有想要将他撕毁么?

    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前进的方向,你却又要将一切都熄灭在黑暗里!”

    “方向?我没有对你说过么?那只是歧路而已。”

    名为周渐安的男人扭头去看他,语气依旧淡然而镇定:“你知道么?赫西俄德,那个希腊的诗人把人类分为金银铜铁四个时代。

    们在最糟糕的时代,在毁灭了众神之后,能力者和人类早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了。”

    “周渐安,现在是黑铁的时代了。就不要妄想让人类回到黄金时代的辉煌,那只会逾越神灵规划下的界限和禁区!”

    “是又怎么样?”周渐安笑了起来:“自从那位曾经的no.4使徒‘尼采’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上帝已经死了’,一切价值都需要重新评估。”

    宛如磐石一般沉默着。良久之后普朗琴科才发出声音:“春天长在,粮食与果实自然生长,河里流淌着牛奶和蜂蜜……黄金时代?听起来真是一个不错的童话故事,可是你别忘了,那本书还是我借你的。”

    周渐安并没有反对这一点,认真的点头:“嗯,我喜欢你家的图书馆,可惜有太多的书你没有去看,就像是现在一样。空有着基金会的最高权柄,但是却束手束脚,什么都不去做。”

    “我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你是一个这个疯狂的梦想家呢?别忘记了,你所想象的未来虽然很美好,但是太不切实际了。”

    或许正因为比谁都清楚能力者们以鲜血书写的历史。所以普朗琴科才坚定的站在和昔日挚友相对立的位置上,从未曾动摇:

    “这个世界是人类的,也由人类所掌握,异能者也终究是其中的一部分,倘若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变革。那么纵使能够成功,也只能变成昙花一现的最后挽歌!”

    周渐安看着他执着的神情,良久之后低声笑了起来:“这是我们第几次争论这个了?普朗琴科。我在长者信仰学院的辩论会上认识你,你应该知道,这一方面你从来都没有赢过我。”

    “那只是你单方面的胜利而已。”普朗琴科冷然说道:“可这个世界在更多的时候,可不是辩论能够决定胜负的!”

    “这一点我十分赞同。”

    周渐安点头,笑容复杂的低声呢喃:“所以,才需要力量啊。”

    天空中传来隐约的雷霆之声,在浓厚的云层之后,有一架漆黑的直升机穿过了基金会的包围网,缓缓的降落而下。

    就在半空之中,机舱打开,带着墨镜的魁梧男人从其中显露,站在机舱的门口,向下招手。

    周渐安仰望着来自助手的信号,低声笑了起来,向着身后的普朗琴科挥手:“最后的休息时间结束了,再见了,老朋友。”

    普朗琴科漠然的看着天空之中的直升机缓缓的落在广场上,目送着周渐安走上飞机,再看着直升机冲天而起。

    至始至终,他都不曾命令包围在四周的能力者部队出手;或许是明白就算是这么做也毫无意义,又或者是不愿意这么早的对这个昔日的挚友刀刃相向。

    但是,不论如何……

    “下次在相见的话,就是敌人了么?”

    普朗琴科仰望着天空,低声呢喃:“再见吧,希望到时候我能够拥有像你一样的决心。”

    ……

    在直升机上,名为‘沃克斯’的男人递给周渐安一份档案,肃声说道:“由美国政府主导的开发的‘抑止力’全球防卫系统,在六个小时前已经构建完毕了,一个小时前他们秘密的试射了一次……”

    周渐安翻开档案,逐条的查看着试射报告里的文字和照片,直至最后看着那一片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废墟陷入沉默。

    “真是不错的东西,新时代的威慑级武器么?有趣。”

    ‘抑制力’防卫系统——自从阿波罗号成功登月就开始被人提出的计划。

    由七十余颗军事卫星、还有遍布全世界各地的数百个大型军事基地组成的庞大战略网络,其中一半的卫星经过了炼金术的改造和处理,其中五分之一的上面搭载了这些年各个国家从亚空间里发掘出来的天启武装,甚至在传闻中还搭载着一枚未知的神灵武装。

    如此庞大的战略防卫系统,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强的武器——而它所针对的敌人,却又是谁呢?

    作为当年设计者之一的他,当然比谁都清楚这个东西的威力和设计原因。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叹命运如此的神奇:

    昔日的友人此刻已经成为了强敌,昔日的敌人成为了自己的盟友,自己早年参与缔造的东西,现在竟然要将它毁去。

    “自从核子威胁时代之后,他们又在‘混沌系统’的威胁下发展出新的冷战模式了啊。”

    低声呢喃着,他丢下了手中的文档,看向窗外苍白的天空,发出命令:“那就走吧,这一次的目标是德国。

    想我们和一下那位‘光辉之轮’阁下,有新的事物需要商讨一下。”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