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周离是大骗子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就在苍白的月光还有寒冬的冷风之中,周离站在缺口的边缘,仔细的查探着墙壁之上崩溃的痕迹和裂隙。半饷之后他坐在缺口之上,看着平日里原本有一墙之隔、但是现在已经近在咫尺的后院,忍不住有种打破藩篱、得窥月明的舒畅感。

    然后,被身后还没睡醒的呆滞声音吓了一跳。

    “周离……”

    套着睡衣的卢弱水推开门,被门后富有冲击力的景象弄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在寒风中站了足足半分钟之后,才彻底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的那一声闷响,就算是睡得再沉,恐怕也会被惊醒了吧?

    卢弱水迷糊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那巨响是从周离房间的方向发出的,顿时忍不住心中的担忧和疑惑,从床上爬起来,踩着拖鞋跑到周离房门口。

    然后被已经面目全非的房间吓了一跳。

    任谁都无法接受自己家的墙莫名其妙的破了一个大洞,而且还仿佛被炸弹摧残过一样狼藉遍地吧?

    原本在专注沉思的周离甚至没有察觉到卢弱水的脚步声,脑子里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来跟他解释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以,怎么办?

    疑问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他已经做好了承受卢弱水怒火和责问的准备,然后抬起头看向呆滞的少女。

    在暗淡的月光之下。卢弱水呆呆的看着房间中一脸狼狈、满身灰尘的周离,眼眶有些发红。在看到遍地的砖瓦残骸的时候,好几次张口想要说什么。嘴唇微微颤抖着。

    良久之后才发出声音,声音有些颤抖的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离看着她的样子,心中琢磨半天之后,苦笑着摊手:“抱歉,大概是年久失修?抱歉,我明天会找人来修……”

    “我问的不是这种事情啊!”

    卢弱水失控的哽咽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通红的眼眶看着他,愤怒而悲伤:“你从来都是只跟我说谎,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周离愣了一下,无奈的低下头。无言以对。

    卢弱水哽咽着,低声呢喃:“明明说要跟我一起生活的,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半夜会莫名其妙的跑出去,天亮之前又悄悄的回来;每天不知道在究竟做什么,问你的时候你就说一些骗小孩子的话来哄我!你究竟想、究竟想要让我怎么样啊周离!”

    愤怒而悲伤的看着他,她无声的流泪,疲惫而无力的靠在墙上,低声的哽咽:“反正我就是傻啊,明明知道你在骗我我也愿意相信,自己骗自己说你只是偶尔会很奇怪而已。

    结果。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不知道跟你说什么才好了……”

    “周离……”她低着头,模糊的低声呢喃:“我已经、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明明隔着短短几步的距离,她却感觉自己已经一点都了解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面的男人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这么伤心,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明明是在担心他,可是看着他一脸’我没事,你不要担心‘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生气。

    她不知道房间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是害怕周离会受伤,没有事真是太好了,可是她又感觉到一阵委屈和伤心。

    看着他一身灰尘的样子,她就觉得很伤心,觉得狼狈的是自己一样。

    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明白呢,周离……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第一次流下眼泪,也是因为周离第二次哭,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却觉得自己蠢得不可救药。

    看着她悲伤的神情,周离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想要将去握住她的手,看着自己满身灰尘的样子,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才好。

    沉默了良久之后,他跨过满地的残砖,弯腰拉起她的手,不顾她的反抗,牵着她走出房间,走进大厅之后,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看着她哽咽的样子,周离从茶几下面拿起纸巾盒放在她的面前:“别哭,我去换衣服,出来之前如果你能把自己收拾好,我就跟你解释刚才的事情。”

    说完,他不顾怒视着他的卢弱水,转身走向房间。

    在他的背后,卢弱水通红的眼眶看着他的背影,在沉默和犹豫了几分钟之后,低头抽出纸巾,擦着自己脸上狼狈的眼泪。

    等到周离稍微换了一身衣服,回到客厅之后,她已经将自己的脸擦干净了,眼眶和鼻尖有些发红,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发出哽咽的吸气声。

    端起热水壶倒了两杯热水,周离将一杯放在卢弱水的面前,卢弱水双手捧着水杯,低头看着白瓷杯里的水面,感觉到热气吹熏在自己酸涩的眼睛上,忍不住又哽咽的吸了一口气,沉默的等待。

    周离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少女,才发现不知不觉,这个往日的小姑娘已经在这些日子里飞速成长,变得比往日坚强,也变得比往日更加的敏锐和脆弱。

    周离没有动自己面前的水,沉默的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刚才我在处理一个朋友的事情、还有他的遗物,他今天死了。”

    他看着卢弱水通红的眼睛,继续告诉她:“就在你去找我之前的两个小时。”

    卢弱水抬起眼睛看着他,眼神疑惑,像是在问:谁?

    “那个人你也见过,上次我们逛街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他叫符命,今年刚刚有了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得了重病的妹妹。”

    周离低声说道:“他留下了一些东西让我帮他处理,因为这些东西,过了年我恐怕还要跑一趟中海。”

    卢弱水发现周离一直都没有说房间究竟因为什么东西会变成那个样子。

    她隐约明白,这是就算周离即时愿意解释、也不想说要的事情,心里顿时再次的有些生气,可是却也忍不住担心。

    和那种东西牵扯上的,究竟会是什么事情呢?

    犹豫了一下之后,她打破沉默,低声问:“很……危险么?”

    周离低头想了一下,轻轻点头,坦诚的说道:“大概会有一点。”

    卢弱水抬起头和他对视了半天,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让周离改变过主意,只能有些沮丧的回答:“哦。”

    “有些事情我一直都瞒着你,我觉得这些事情你不知道反而会比较好,或者是还没有到和你说的时候,这些大概都是我给自己的借口吧?”

    周离看着手中的水杯,良久之后坦然的看着她:“我承认我对你说了很多的谎。如果你现在想要知道的话,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给你听。我向你保证,这一次告诉你的话里面不会有任何虚假。”

    有些事情周离瞒着李子衿,是因为与李子衿无关,但是他瞒着卢弱水,却是因为害怕会给卢弱水带来更深的伤害。

    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卢弱水已经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脆弱女孩子了,也不是自己能够想要怎么样便能够怎么样的傀儡玩具。

    她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也拥有去查看真相的资格,如果她执意想要知道那些东西,周离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担忧,但是也不会对她继续隐瞒下去。

    一切的一切,都要看她的选择。

    沉默的和他对视着,卢弱水良久之后低下头,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便起身向着走廊走去。

    心里隐约有些埋怨自己不争气,这么快就和他说话了。

    虽然他都承认了在骗自己,可自己到现在还是愿意相信他,虽然忍不住担心,也愿意相信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

    所以,她没有逼周离去讲那些事情,而是沉默的站起来向着走廊走去。

    周离没有想到她的反应,看着她的背影,疑惑的问:“你去哪里?”

    卢弱水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用还是有些沙哑的细微声音回答:“拿铺盖……你,你的房间都变成那样了,总不能睡在那里吧?”

    周离明白了她的决定,低声的笑了笑,跟了上去:“我自己在客厅里弄好就行了,你不用忙。”

    卢弱水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客厅里很冷的,睡在那里会感冒。”

    周离听到她的话,想了一下说道:“没关系,我去书房凑合一宿就行了。”

    卢弱水想了一下摇头:“妈妈以前经常说书房里阴气太重,不让爸爸在那里熬夜。”

    “那怎么办?”周离失笑:“总不能睡在你爸妈的房间里吧?”

    刚说话,他感觉自己被卢弱水套着棉拖鞋的脚踢了一下,卢弱水还有些发红的眼眶瞪了他一眼,低声的威胁他:“你敢。”

    “这里也不行,那里也不行……”周离无奈叹息:“难道我睡你房间?”

    如同触电了一下,低头往前走的卢弱水的肩膀抖了一下,犹豫了半天之后,才发出强撑镇定的微颤声音:“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之后,她感觉气氛有些奇怪,有些慌乱的强调:“但是你得打地铺!”

    周离听到她的话,险些摔了一跤,在沉默了良久之后,郑重而认真的点头:“好!”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