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元素周期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结果,周离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卢弱水房间里打了一夜地铺,安安稳稳,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发生,除了第二天卢弱水没睡醒的时候发现周离在自己房间里,结果尖叫以外……

    一早上,周离都用一种满是无辜和怨念的眼神看着卢弱水——为什么你都让我在你房间里打地铺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还用东西来砸我呢?.

    卢弱水只能低头吃早餐,装作自己的存钱罐子没有在砸周离的时候碎掉,但是偶尔在看周离的时候,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早餐结束之后,周离联系了魏宰,拜托他找李家的那个装修公司来帮忙修一下。反正李家兄弟欠了他人情,还一直不知道怎么还呢,每次见了就周先生长周先生短的,让他们帮个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还人情的机会。

    不过,让人帮忙还抱着这种想法,周离感觉自己最近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好了,我出门了,你要好好看家啊。”周离提起了衣架上的风衣,对着身后的卢弱水说道:“如果想要出门的话,记得打个招呼给我,别我回来找不到你,以为你被别人拐跑了。”

    卢弱水听到他这么说自己,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我今天不出去,小希来家里玩,跟我作伴。”

    “哦,那你们玩,但是记得写作业。”

    周离一脸严肃的说道:“寒假已经过去一大半了。我记得你们过了年,正月十五就要开学了吧?到时候可别因为寒假作业没交让老师给我打电话。否则我回来就打死你听见没有?”

    看着周离凶恶的样子,卢弱水鼻孔里哼哼的两声。满是不信的挑衅:“你试试看啊?”

    “啧,算了。”周离凶恶的表情挂不住,无奈摊手:“那我就把你的作业挂到店里的墙上算了,旁边写上‘这就是卢弱水没写完的寒假作业’,让每天来往的客人也欣赏一下。”

    完,周离扭头钻出门。只听见背后卢弱水恼怒的声音:“周离,你敢!!!”

    带着‘欺负了小姑娘我巨开心’的神情,周离开始了美好的新一天。

    可惜,‘美好’这个前缀在十分钟之后就需要去掉了。

    “好久不见。”

    周离坐在店里的沙发上。脸色臭臭的看着面前正在喝咖啡,神情惬意的中年人:“喝完记得付钱,不要以为和我认识就可以赖账。”

    云叔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忍不住无奈叹息:“你好歹是我一手招手的编外人员,对自己的上司就不要这么吝啬了吧?”

    “对不起,本小利薄,概不赊欠。”周离端着红茶,神情冷漠:“况且,我一点都不希望有这种一大早就登门拜访,准备给我添麻烦的上司。”

    听到他的话。云叔无奈耸肩,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双手交叠在桌子上,一脸正色的说道:“其实呢,这一次找你来。”

    周离打断了他的话,疑惑的问:“是为了白吃白喝?”

    “当然不是!”

    恼怒的云叔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惹来四周一片恼怒的视线,只能讪讪的点头致歉,然后无奈的叹息:“你这个家伙。难道不能听我说完?对你来说,这可是一件好事。”

    周离点头:“说说看,反正我觉得好事是不靠谱。”

    云叔无奈耸肩,正色问道:“‘周期’,听说过么?”

    “周期?”周离想了一下,依旧打岔跑题的回答:“我没这么一个表兄弟。”

    “没问你表兄弟啊混蛋!难道我不知道你是独生子?”

    云叔白了他一眼,稍微的构思了语序之后,严肃的说道:“‘周期’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半官方能力者结社。”

    周期,其实原名为‘pe

    iodic

    elements’,再翻译成中文,也就是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元素周期表’。

    以此为名,顾名思义,也一定是和元素扯上关系的能力者结社,由三十七名能力者在1789年成立;他们随着第二批英国移民,从欧洲转移到澳洲,然后成立了这个延续至今的能力者结社。

    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的安排,他们其中大多数都是‘物质干涉系’中的‘元素影响’类的能力者,最擅长的便是控制物质元素。

    因为其能力的特性,他们大部分都是科学研究者,其中也有身经百战的战士,在经过数代的努力之后,他们成为了澳洲最大的能力者结社,也拥有了半官方的背景。

    经过‘有关部门’粗略估计,两千年的时候,他们的成员已经多达八百余人,其中依旧以物质干涉系居多。

    经过数代的发展,他们已经掌握了上百种‘元素影响’类能力的特殊能力应用,并以此为资本,招揽到不少的强者为其效力。

    甚至有传言说,其中甚至有能够影响、干涉核裂变的能力应用存在,虽然多半是谣言,但谁都不敢确认他们究竟能不能做到。

    万幸,其结社的上任领主在十年前的暗杀中死去,到现在还没有选出一个合适的头领来,因此群龙无首,这些年结构日渐臃肿,声威也一日不如一日。

    但就算是如此,也依旧是澳洲最强的能力者结社,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他们还未必一蹶不振呢。

    “嗯,所以呢?”周离一脸‘管我鸟事’的神情看着云叔:“我唯一感兴趣只有一件事。”

    云叔露出洗耳恭听的神色,示意他请讲,虽然多半觉得周离回说烂话。

    “他们的历任社长里有没有人叫门捷列夫?”

    云叔的表情抽动了一下。强忍着自己拍案而起的冲动,压低声音问:“你不说烂话会死么混蛋!”

    “那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好了。”周离看着他的眼睛:“找我。和这个高中理科学生必须知道的东西有什么关系呢?”

    云叔看着他,良久之后摊手:“找你。自然是让你帮忙,你也不习惯‘征调’这个词对吧?”

    周离淡定的喝着红茶,“你要是那么说,我们就没得谈了。”

    “对嘛,可是这是你的公民义务啊。”云叔摊手:“能力者拥有公民权,但是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也有配合有关部门行动的义务……虽然这只是空口白话,但好歹基金会都承认了的,我们都是跑腿的苦哈哈,也不能和上头讲这个道理。对不对?”

    他停顿了一下,认真的说道:“况且你不是想要成为上阳的领主么?这件事办成了,对你成为上阳的领主大有好处,上面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把这么重要的职位给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做过什么奉献的无名能力者吧?毕竟上阳距离中海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呢。”

    “这算是打一棒子给个枣?”周离反问,然后诚心赞叹:“你玩得真熟练。”

    云叔白了他一眼:“别明在那里明嘲暗讽了,干不干说句话。”

    周离将茶杯放在碟子上,一字一顿的肃声说道:“想让我帮忙,就先说事儿。”

    “昨天夜里凌晨,我们有一匹重要的货物被人从公海上劫走了。情报表明,这是‘周期’中的一支领主候选者做的。”

    听到他的话,周离一脸认真的感叹:“嗯,请节哀,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

    云叔又瞪了他一眼,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家伙讲烂话的水平竟然这么出神入化?

    “节哀个屁,被抢了就再抢回来,人也别想活着回去。局长都说了,那群家伙敢进入中国领海。那就要做好埋在海底的准备。”

    云叔眯起眼睛,露出冷笑:“他想借这件事证明自己的能力,恐怕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领主选举吧?可惜了……”

    “嗯,去吧,祝一路顺风。”周离一脸‘祝君安好’的神情,端起红茶,准备送客。

    云叔一动不动,沉默的和他对视着,目光沉默而坚决。这个干瘪的中年男人身体里似乎有周离所不了解的力量和精神存在,目光刺得他发疼。

    “当炮灰的事情,我是不会去的。”周离放下了茶杯,淡然说道:“况且,我也只是一个编外的成员而已。”

    “没说让你去送死,只是帮忙而已。”云叔白了他一眼:“正式行动另有人在呢,你只需要在后面放几枪就好了。正式进行围杀行动的是整整一个特别的特勤分队,也正好让你见识一下‘有关部门’行动的样子。”

    周离听完之后,依旧不曾意动,而是反问:“那又为什么找我?”

    “你以为‘有关部门’想进就能进?就算是编外也有多少人打破头的去抢的。”

    云叔抬眼镜看了他一眼:“你是我特别点名招收进‘有关部门’的能力者,但是却也一直都没有什么成绩。如果一直是编外的话倒是算了,你要是想要当上阳的领主,就好歹做出一点成绩来给上面看。

    最起码要先转正吧?否则就算是我想要挺你,也有劲儿没地方使的。”

    “真的假的?”周离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云叔这么看重。

    “你说呢?”云叔反问,眼中满是认真,令周离忍不住无奈叹息。

    “你确定我不是炮灰?”

    “我跟你一块行动。”云叔再次反问:“你看我像是有战斗力的样子么?”

    周离打量了一下他,然后认真点头,他可是亲眼见这家伙拿自己当人肉炸弹去威胁别人的,但是云叔既然以自己做保证,那么这件事情还值得考虑,正巧他还准备……

    就在沉默了良久,周离心中心中考量不少问题的关节,终于缓缓点头:“我去。”

    云叔笑了起来,起身说道:“下午出发,去南郊机场,做好准备吧。需要武器啊什么的发短信给我。”

    周离叹息着点头,发现自己还是被这个家伙利用了一把,看着云叔正在潇洒走人的背影,认真的说道:“记得付钱啊。”

    肉眼可见的,龙行虎步的云叔踉跄了一下,回头怒视了他一眼。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