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生一世莫空过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年的凌晨两点,在颠簸的车内,陆华胥再一次的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就算是捂住了嘴,袖口也被血迹染成猩红。

    旁边的女人沉默的给他擦干净嘴角的血,然后扶他起来喝药,神色有些幽怨:“知道自己不行了,还和法国的人拼什么拼?好了,现在弄成这种样。”

    “没事,勉强还算活着呢。”陆华胥露出苍白的笑容,低声问:“我们到了?”

    女人看着窗外戒严的关卡,还有持枪的军人,低声回应:“嗯。”

    陆华胥微微的点头,眼神有些黯然:“可惜了,为了保护我,死了那么多人。”

    “谁让你不顾自己的伤势,要和别人硬拼?”女人有些气愤的低声说道:“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

    陆华胥低声的笑了笑,不说话,有些艰难的拿起旁边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几乎就在忙音响起的瞬间,就被人接通。

    他喘息了一下,咳出喉咙里的甜腻的血,低声说道:“无忌,二、三、四队都被攻击了,三四队全灭。”

    “哦,还在接受范围以内。”电话那一头的年轻声音似乎不以为然,只是说道:“我还说二队也会全灭的来者,看来你得罪的人还不少啊?怎么样,到了没?”

    陆华胥无奈的笑着:“到是到了,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样?觉得那么多人因为你死了。心里过意不去?”

    名为安无忌的年轻男人嗤笑了起来:“你如果少自哀自怨一点,你的病情说不定比现在稍微好一点。起码不用像现在一样,动不动就咳出血。被别人说成病痨鬼很有意思么?。”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漠然的说道:“你可是国家重要资源,他们因为这个死,起码还能追个烈士。过意不去的话,就自己掏钱给他们垫一点抚恤金好了。”

    “无忌,你下次在安慰人的时候,不能换种方法么?”

    陆华胥听到了安无忌的话。忍不住苦笑:“我可还是病人啊。”

    “知道自己是病人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躺在病床上,别又因为那个老太婆一句话,跑到公海上拼命。下次可没人能把你救回来。”

    安无忌语气丝毫没有放软,也没有因为陆华胥的病情变得温柔。只是一贯的冰冷:“你现在那里呆着,别回来,等过几天放出你回到中海、入院就诊的消息之后,我再安排你回来的事情。”

    “好,听你安排。”陆华胥轻轻点头,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无忌,你这么做……下面人的意见会越来越大的。”

    “你不是已经安全到达了么?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毕竟,死了很多人。”

    “死了几个,他们倒接受不了了?这么玻璃心,当初怎么通过审核的?”

    安无忌的语气越发冷漠:“告诉他们。我没空去照顾他们的心情。计划我来定,他们只要照着做就行了。要么,就干脆别找我出主意。我只保证计划成功,其他的东西,他们自己解决。”

    陆华胥无话可说,陷入沉默。

    似乎也不愿意再继续这样索然无味的对话,安无忌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我继续去打dota,没事儿别烦我。沿海空气好。安心休养几天去吧。

    对话到此戛然而止,陆华胥放下电话,抬头看着车窗外的朦胧夜色,沉默的思索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年伊始,万象。

    ……

    而在上阳,过了十二点之后的卢家静悄悄,熬夜的两个女人都去睡觉了。卢弱水睡自己的房间,李衿睡了周离的房间,而周离……老老实实的睡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吧,这次没有人再去可怜他了。

    原本还想想着能够一起睡的周离承受不了残酷现实的打击,躺在沙发上睡不着,只好打开电视看重播的联欢晚会,虽然依旧没意思,但好歹可以打发时间。

    他端起手机,发出年第一条短信,给那个许久不曾联络的号码。然后就在两点的时候,他终于收到了回信,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年乐——周璃。

    周离看着那几个简单的字,低声的笑了笑,终于感觉到一阵困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是大年初一,卢家倒是意外的热闹,出乎了周离原本的预料。

    毕竟他自己没有什么亲戚在上阳,卢弱水的亲戚们……好吧,他们被打过一顿之后,都老老实实的绕着走了,谁都不敢上门。

    李家的两兄弟来了一次,寒暄了几句之后留下一份礼物走了。然后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被遗忘了的小警察王吟来,他现在已经升职了,喝了杯茶后去值班。

    鲍鱼哥陈芝豹来了一次,放下两捆带鱼和海鲜,讨了杯茶喝,然后走人。

    卢弱水的朋友也来了几个,几个小姑娘在房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嘻嘻哈哈的闹,让周离感觉青春分外的美好。

    其他的还有一些平日里的邻居,和生意上的朋友,一早上人来人往,倒是不显得冷清。

    茶水热了好几次,贺礼也收了不少,终于在中午过后,周离有点闲不住了,打算出去走动走动,结果发现自己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到后,他索性决定去魏宰家里看一看,可就在他问李衿魏宰家的地址的时候,李衿的语气却有些奇怪。

    “你现在想要找他的话,你得去东郊的那个墓地行。”李衿和卢弱水一样趴在沙发上,抬头懒洋洋的说道:“他年年初一都在那里。”

    “大过年的去上坟?”

    “对啊。今天是他师傅忌日,魏大哥这个人虽然话少。但很看重这一方面的。”

    “我知道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周离打算出去走一走。披起衣服,开车出门。

    十分钟后,他隔着墓地的铁栅栏,看到了远处魏宰略微有些萧索的身影。就像是小孩一样坐在地上,他给抹着墓碑上的灰尘,一遍又一遍。直到它焕然一。

    几柱香火,一瓶老酒,还有两袋撕开了的烤鸭,魏宰一张一张的给火盆里丢着自己剪好的纸钱。还有两袋自己亲手叠的金元宝。

    火光升腾之中,他在恍然之间,隐约的又想起自己师傅在生前的样,有一段时间,他似乎明白自己大限将至,连带着酒量也变得不行了。

    喝着半瓶五块钱的汾酒,就能够絮絮叨叨一整天,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打赢的名家武师,说自己年少时鲜衣怒马,说自己横行京畿的威风气概。有时候也会说自己早死的妻和夭折的女儿。

    后,他会醉眼惺忪的和魏宰搭手,一套拳打得歪歪扭扭的,好像风吹就倒,可是魏宰却不敢反击,只是任由他打。只感觉到他越来越没力气,也直到这个时候,魏宰发现不知何时,那个阴沉而严苛的老人就已经要死去了。

    他似乎并不像是其他老人一样的怕死。生前常说:我死后,年年忌日你须多烧些纸钱和元宝予我,否则下去之后,怕不够花。现在一斤鸡蛋一斤米也涨了价,我怕阴曹里物价也不低。做人我潦倒了这么多年,死后做鬼,也要图个富贵。要不然,我可不饶你。

    魏宰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有些发酸,烧完了手中的纸钱和元宝,就从身旁的袋里抽出一把有些年头的板胡。

    稍微的挑了一下音,他抬起头看了墓碑一眼,然后执着弓,有些生疏的拉了起来,曲是师傅生前常拉的秦腔曲牌《柳青娘》。

    刚开始还有些生疏,到后再一次想起往日的情形,动作也变得娴熟,而曲调却越发的萧索。

    周离静静的站在不远处,认真的听着,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他能看到在这个平日里少有表情的男人身上的另一面。

    魏宰察觉到背后有人,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之后,便收回了目光,全神贯注的将精神倾注在那一曲《柳青娘》的里面,直至后,板胡的声音缓缓低沉,余音消散。

    放下手中的板胡,他扭头看向身后的周离:“怎么到这里来了?”

    “过年了,想要找人拜个年,结果找来找去,也只找到你一个。”

    周离有些无奈的摊手,看了一眼墓碑之后说道:“不过看起来,这个年拜得有些不是时候。下次吧。”

    “没关系,师傅生前不在乎这个。”

    魏宰缓缓摇头,也没有从地上起来,只是示意他随便。

    周离微微的笑了笑,走上前给他师傅上了几柱香,然后和他一样的坐在地上,视线落在魏宰身旁的乐器上。

    “这个是什么?”他低声问:“看起来和二胡不大一样。”

    “板胡。”魏宰把它从地上拿了起来,熟练的试了几个音:“很长时间没拉了,有些手生。”

    周离愣了一下,摇头感叹:“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以前学过。我师傅教的。”

    魏宰看着手里的板胡说道:“师傅以前带着我跟着一个草台班讨生活,有时候会全国各处跑。每到一个地方,如果能揽到活计,他就拉胡,我敲梆;有时候他还会客串武生,可是后来老了,就再没上台。但是一些东西,我都学过。”

    周离没有想到魏宰以前竟然做过这个,心中顿时有些诧异,但是也什么都没说。

    魏宰沉默了片刻之后,低声说道:“大过年的,因为我跑到这里,不好意思。”

    “没什么。”周离摇头:“反正我也闲得慌,你不觉得我在这里碍事儿就行。”

    魏宰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放下板胡,起身开始拔墓前青砖里长出的青草,清理着附着在上面的苔藓。

    没有让周离帮忙,只是口中像是缅怀一样的自言自语:“师傅生前,说自己是过年的时候出生的,也要在过年的时候咽气。我一直都没有想到,虽然潦倒成那个样,可是他骨里还是这么讲究。”

    他丢开了指间的草茎,回想往日的时光:“几年前,大年夜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看春节晚会,然后睡着了;半夜惊醒,问我外面响鞭炮了没有?

    我说有,他就点头,让我打拳给他看。”

    说到这里,魏宰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黯然的低声呢喃着:“我打完了,他就去了。”

    周离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微微的感觉到一丝悲凉。

    魏宰继续拔草,良久之后,擦干净手,端起了墓碑前面的那一瓶老酒。

    拧开盖儿,他给墓碑前面的酒杯倒满,然后将剩下的都洒在墓碑的周围。后还剩一口,他自己仰起头喝光。

    几分薄酒入喉,他在寒风里吐出一道热气,将酒瓶丢到远处。

    “师傅,你听好!”

    他抬起下巴,神采之中顿时透露出一股睥睨四方的气概,端起架势,宛如立在寂静的舞台之上,场下观众万千。

    踏着记忆中的曲调还有梆声,虽无花脸和披挂,但依旧有着从骨里渗透出来的慷慨悲凉。

    学拳十数载,养得一口丹田气,开口便是如金铁般高亢惨烈的的秦腔。

    “彦章打马上北坡,坟累累旧坟多。”

    宛如回到了往日简陋的窝棚之中,他放声高歌,踩着早已经消散的鼓点,在这个寒冷的风里举起不存在的武器,方寸之间踏步转身。

    一口老酒入喉,眼神便亮得像是在烧。

    声如磨铁,虽不饱满,但是却有着骨里的凄凉和精神在,宛如金戈铁马。纵使嘶哑,也令人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随着魏宰的声音微微颤动,仿佛被扯进兵荒马乱之中。

    “……坟埋的汉光武,旧坟又埋汉萧何。青龙背上埋韩信,五丈原前埋诸葛。”

    魏宰踏着青砖,神情凛冽而威严,宛如将军百战,陌路豪杰,纵使一步悬崖,也带着宛如燃烧一样的血和魂。

    往昔的记忆,心中的悲凉,似乎都随着血被酒意所点燃,化作肝胆豪气。张开口吐出的不是明月清泉,而是仿佛长戈血染一般的嘶哑的豪迈声音:

    “人生一世莫空过,纵然一死怕什么?!”

    至此,一折《苟家滩》悄然谢幕,无人拍掌。

    只有观者一人,逝者一人。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