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刺杀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离那群疯子远一点……他们已经走上邪路,被整个业界唾弃了。”

    周离听到陶特这么说,疑惑的看了不远处的展台:“怎么回事儿?”

    丝毫不掩饰神情中的鄙夷,陶特低声说道:“或许研究需要疯狂,但如果只剩下疯狂的话,哪还有什么意义?”

    周离沉思了片刻,问道:“你是说人体试验?”

    “看起来你还不算太蠢,至少消息灵通。”陶特在前面淡淡的说道:“人体改造、克隆、复制、量产能力者计划,还有几十年前那个蠢到一塌糊涂、完全就是妄想的‘神明领域’创造……他们已经被一点点逾越界限的快感冲昏了头,迟早会自取灭亡。”

    毫无来由的,周离忽然想起七初手臂上的条形码,眉头微微皱起,心中忽然感觉七初的身世和那一座闻名遐迩的‘教条学院’似乎有着不浅的关系。

    陶特老头儿对于‘教条学院’的厌恶行之于色,而且从来不吝于在各个场合令对方下不来台,只不过,明显的厌恶也无法阻挡对方如同苍蝇一样贴了上来。

    比如现在。

    就在人群中,陶特老头的面前忽然出现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白肤男人,他的年纪似乎有点大了,头发有些谢顶,带着金边眼镜;就在胸前,别着一张带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标志的身份卡。

    在看到前方的陶特之后。他愣了一下露出一丝略微夹杂着谄媚和敬畏的笑容:“陶特先生,好久不见。”

    老头儿看都不看那一只伸出来想和自己握手的手掌。神色带着一如既往的傲慢,脚步不停:“我认识你?”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之后。又跟了上去:“您或许没有见过我,我是芬里斯,芬里斯.奥威尔,就在去年的master工坊的发布会上,我有幸见过您一面。”

    老头儿微微点头,眼睛也不抬:“哦。你可以让开了。”

    “不过去看一看么?”芬里斯满是热情的说道:“我们有很多新的进展,期待您的参与。”

    “看你长得这么丑,你们那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够让我感兴趣的东西。”陶特挥手说道:“你可以滚开了。”

    话语中明显的恶意令芬里斯一直在谄笑的脸有些挂不住,嘴角忍不住在老头儿看不到的地方撇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假模假样的笑容,跟在陶特的身旁:“何必这么说呢,陶特先生,我想我们双方有很多共同合作的可能,只要我们能够抛开成见,好好聊一聊的话。”

    “聊一聊怎么问候你的母亲么?”

    陶特终于停下了脚步,神情冷漠的第一次扫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我刚刚让你滚开,你没听见。”

    毫不留情的话令芬里斯的神色变得糟糕了不少,他有些愤怒的眯起眼睛:“陶特先生,我本来还期待您能够保持几分风度的……”

    “风度?那是什么东西。早就丢掉了。早在上一次炼金会展,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打破你们代表脑袋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了吧?”

    此刻的陶特.克莱夫举起自己的手掌,堪称行云流水,丝毫不带烟火气儿的向着芬里斯比划了一个中指:“换句话来说,我就骂你了……你咬我?”

    芬里斯的表情抽搐着,握紧拳头,如果不是他实在是太过瘦小,外加顾忌到他身后神色不逊、看起来挺不好惹的周离。可能已经对面前这个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老头儿拳脚相向了。

    看着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陶特冷笑:“现在,我数三个数,数完了,你还没滚蛋的话,我就让你尝尝被人踩破蛋的滋味。”

    “你会后悔的!”芬里斯神情铁青,浑身颤抖着,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之后,丝毫不顾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再一次转过身,大声的喊道:“这一次我的研究成果会让你彻底从那个神坛上滚下来,等着瞧,老家伙!”

    对此,陶特只是冷笑,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就像是根本没有将背后的那个人放在心上。

    在他身旁,周离一脸惋惜的摇头:“看起来就像是学界巨擘打压后进,真是傲慢到令人愤慨啊。”

    陶特撇了身旁的周离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有点成绩出来,就想要翘尾巴了,我只不过帮他认清楚残酷的现实而已……”

    周离无奈耸肩,悄悄开启了能量视觉,向着教条学院的展台方向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不少强烈的能量光芒,那种强度,就算是在会展的所有展品里,也能够列为最上等。

    发现了这一状况,周离忍不住有些遗憾:“不过看起来,那边好东西不少啊。”

    “没兴趣。”陶特走在前面,冷声说道:“妄图逾越神为人类定下的界限而创造出来的东西……都有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周离只能微微耸肩:“好吧。”

    就在两人的沉默中,陶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眯起眼睛看向周离的眼瞳:“我早就想问了,你有能量视觉?”

    对于周离所表现出来的眼光,老头早就有所怀疑,这种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炼金术,但是眼光却好到不可思议的状况,实在是不多见。

    要么,这个家伙天生就是当炼金术师的料子,要么就是他有别的依仗。

    前者在陶特看来不可能,周离对能量的亲和性实在一般,不可能如同本能一样感觉到周围的符文和炼金回路的结构;那么唯一可能的,就只有后者。

    在他的视线中。周离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

    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陶特微微点头,也没有再问其他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别太依赖那玩意,很多东西都能屏蔽掉自己的能量反应。光我知道的炼金结构就有十几种以上。”

    听到陶特这么说,周离顿时愣了一下,自从自己出道以来无往不利的能量视觉在老头儿看来竟然有这么大的破绽?虽然有些微微的诧异,但周离也没把对方的话当耳边风。

    短短几天的接触,周离便深深的明白——这老头儿虽然看起来又傲慢又脾气大而且还不好伺候。但是眼光和经验绝对是一流以上的。

    随随便便指点两句,就能够切中问题的核心,这一份眼力价儿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对于他的建议,就算是听起来再怎么刺耳。周离也会慎重考虑一番。

    就在周离沉思之中,忽然感觉到怀里的震动,掏出手机之后却发现,是不远处守在展台方向的魏宰打过来的。

    有些疑惑的接通了电话,通讯中传来的第一句话就令周离浑身紧绷。

    电话中,魏宰说道:“小心身后,那里有人想要杀人。”

    ……

    就在不远处,身穿红色马甲、看起来和会展员工一样的沃尔特遥望着人群中前行的陶特克莱夫,嘴角勾起一丝温和的微笑。

    抬起手指,他微微的抬起手指。敲了敲领口上的微型耳麦:“做好准备,听我的命令。”

    就在他的命令下,人群中几名参展人员似乎有意无意的向着陶特克莱夫的方向走去,他们或者是面带微笑的展方人员,或者是装扮各异的游客,在人群之中丝毫不显眼,除了沃尔特之外,没人能够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暗藏的杀意。

    几个弹指之后。这一场注定在能力者世界中掀起狂潮的刺杀即将开始。

    ‘太一之环’炼金会展惊现袭击,炼金术师陶特克莱夫遇刺身亡,疑为‘教条学院’代表所为……

    这样的新闻标题听起来似乎不错?

    沃尔特沉默的思考着,忍不住为注定为自己背起黑锅的‘教条学院’默哀——没办法,谁让你们刚刚显露出那么深的敌意?撞在枪口上也不是我的错啊。

    到时候,这一把黄泥顺手抹在‘教条学院’的裤裆上,不是屎也是屎了。

    就让‘有关部门’、‘炼金协会’和‘教条学院’狗咬狗去吧。反正,不论如何,陆华胥都不能活下来啊……

    就在沉默的酝酿之中,潜伏在人群中的杀手们无声就位,沃尔特的笑容也越来越温柔。此刻这位俊秀的金发男人所露出的笑容,放进漫画里好像都能让背景开出花来一般。

    深吸一口气,他微微张开口,充满杀意的命令即将随着吐息从口中流出。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却愣了一下,视线落在人群里几个似乎不相干的游客身上,笑容在瞬间微微的僵硬了一下。

    这他妈是见了什么大头鬼?!

    就在老头儿的周围,除了他们以外……竟然还有一群杀手?!

    ……

    “小心身后,那里有人想要杀人。”

    隔着数十米的距离,魏宰的声音从电话的听筒里传入周离的耳中。

    就在那一瞬间,周离嘴角一直挂起的笑意戛然而止,消瘦的身影骤然紧绷。手机从他的五指之间脱离,随着地心的引力坠落,向着大地。

    时间在此刻仿佛被无止境的拉长,就在一片模糊的寂静中,周离眼睛无声合拢,当再一次开启的时候,镜片之后的双瞳已经化作燃烧的苍青。

    就在喧嚣的会场里,层层人群之中,周离在那仿佛永恒的寂静之中再一次倾听到灵魂深处流淌而出的低沉琴声。

    ‘一步之遥’的旋律在灵魂之中低奏,流淌,仿佛席卷了整个世界,令一切陷入停滞。

    世界像是坠入凝固的琥珀,化作断续的场景,宛如镜头之后旋转的胶片被阶段,所有的景象都无可奈何的定格。

    思维和灵魂再一次如同电光一般脱离了躯壳的束缚,以千百倍的速度驰骋在这个停滞的世界中。

    宛如在凝固的泥浆之中艰难前行。周离的身体仿佛进入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时间线之中,在意志的指引之下转身。环顾着停滞的人群。

    就在那一片停滞的喧嚣之中,一切都似乎正常到了极点。毫无任何异常的征兆。就是在这一片安详之中,周离却嗅到了一丝诡异的味道。

    来不及多想,他的手指挤破了掌心中的空气,五指握紧。

    半步踏出,西装被身体牵扯着,在凝固的空气崩裂出一道道细微的裂口。而就在其下的身体却紧绷如簧。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手掌摩擦着空气,仿佛燃烧起来的剧痛从指尖传来,周离只感觉到躯壳之中的力量宛如潮水一般的汇聚而来,突破了层层束缚。爆发而出!

    下一瞬间,所有人只来得及听到一声沉闷的低响,就在周离的身后,一名包着大头巾的男人已经被深得精髓的‘半步崩拳’击飞。沉重的身体就像是正面被卡车冲击,哀鸣着在铁拳之下脱离了重力的束缚,向着还未曾反应过来的人群飞出。

    时间的发展就像是脱节,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一切都跳到了令人反应不过来的程度。

    倒飞而出的男人撞破了人群,数十人在碰撞之下接连倒地,密集的人群被挤出一道宽敞的缝隙。

    直至此刻。手机坠落声音才从人们的喧嚣和尖叫之中响起,旋即爆发的人声掩盖了。

    丝毫不顾及那一名距离最接近的男人是不是无辜者,周离在短短的刹那之间也分辨不出来究竟谁才是杀手。

    但就算是伤及无辜也顾不上了。与公与私,周离都不能放任陶特.克莱夫的人身安全在自己手里受到一丁点损害。

    魏宰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说有,那么就肯定有。就算是神经过敏,也比杀手暴起袭击之下手足无措的好。

    分不清谁是杀手没关系,既然所有人都嫌疑的话,那就当所有人都是杀手吧。

    不论是谁。都别想要冲过来!

    刹那间迸发的巨响和人群之中狼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瞬间,混乱随之而来。

    转瞬之间的变化令走在前方的老头儿疑惑的扭过头,却看到周离从腰间抽出漆黑的****,面无表情的对准人群,食指已经伸进了扳机环。

    谁都不会怀疑这个男人没有勇气扣动扳机,不管是他已经疯了还是他想要杀人都好,就在这个时候,谁有愿意冲上去触他的霉头呢?

    在漆黑的枪膛扫动之下,人群在瞬间出现了一大片空白。在这个已经被‘有关部门’架设了层层抑制力场的会展中心里,几乎所有的能力都会受到一定的干扰,受到影响最深的‘能量制御系’甚至在瞬息万变的电磁场中就连一个比打火机的火力更大一点的火苗都发不出来。

    周离瞬间的举动令人潮之后的沃尔特都忍不住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沉默站立在陶特身旁的男人竟然在瞬间做出了如此惊人的决定。

    掌控不了混乱何时发生,那么就让混乱在自己的掌控之内被引爆……周离这几乎破罐子破摔的一招令以‘疯狂’闻名的‘阿卡姆囚徒’都陷入了大脑当机。

    先是另一波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杀手出现,然后又是周离的惊人举动,这令沃尔特原本策划好的所有计划都变得支离破碎,被干脆而野蛮的掀翻。

    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警报随着周离的动作被尖锐的拉响,周离目无表情的扫视着四周,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不论如何,现在的情况都不适合犹豫下去,藏身在骚乱的人群里,沃尔特不甘的咬着牙,终于还是发出了命令:“所有人都不要异动,行动撤销!”

    而就在此刻,有咆哮的声音从人群里响起。

    “¥%#¥%#%!!!!!”

    就在人群的骚乱里,有好几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呼喊着周离听不懂的语言,满是疯狂的扯开大衣,露出了衣服下面挂着的枪械和塑胶**,向着陶特的方向扑了过去。

    眼看最佳的时机被突如其来的骚乱打破,人群之中潜伏的杀手们已经无法忍耐,开始了自杀式的袭击。

    神似那群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他们举起了手中不知通过什么方法避过检测的枪械,向着陶特的方向举起枪膛。

    砰!

    枪声响起,一道湛蓝色的轨迹从空气之中一闪而逝,恍若长矛穿刺,最前面的一个络腮胡男人的头颅应声而碎。

    最后的瞬间,手掌无力的从导火索上脱落,鲜血向着四周喷涌而出。

    不再向地下的尸体多看一眼,周离目无表情的调转枪口,火焰和冰霜的光芒接连不断的响起,只不过这一次却受到了预料之外的阻挠。

    一名身先士卒、看起来苍老异常的男人又是一声嘶哑的咆哮,一道白光从他的身体上亮起,覆盖在其他人的身上,而他自己却在子弹的冲击之下死去;早在那之前,躯壳之上的命纹就因为超出极限的发动能力而彻底崩溃。

    被赋予能量属性的子弹接下来在冲击到其他人的身上时,却只能在白光的防御之下发出巨响,被弹到了一边。

    每到这个时候,周离就分外怀念那一柄陪伴着自己走过艰难岁月的‘火刑架’,有那种强劲火力的话,就算是那一道力场防护类的白光再强一倍,也只能被子弹如同撕碎薄纸一般的贯穿。

    短短的瞬间,剩余的六名杀手就已经冲击了五米之内,手中的枪械已经开始喷涌出猩红的枪焰。

    在那一瞬间,周离忽然有一种怒吼的冲动:陶特你个王八蛋得罪了塔利班竟然不告诉我?!

    一把将还没反应过来的老头儿踹到一边,周离挡在前面,迎上了黑洞洞的枪膛。

    转瞬之间,松开了握紧****的五指,周离握紧虚空中具现而出的‘哀哭之刃’,细微的蜂鸣从空气中一闪而逝。

    第一次被这么多枪口对准,周离已经彻底陷入无奈,现在除了启动‘哀哭之刃’的天启模式之外已经在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子弹了。

    周离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就冲陶特和伯父的关系,他就不能放任他死在这群莫名其妙的杀手手中。

    就在那一瞬间,周离的背后响起隐约的呼啸,就像是什么东西突破音速,掀起了飓风。

    就在突如其来的狂风中,两道隐约的轮廓从虚空之中出现,绕过了周离,阻挡在前方,形成了严密的防护。

    仿佛骤然从空气中出现的阴魂,周离只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两个仿佛覆盖着狰狞铁甲的轮廓,就听见了接连不断的轰鸣。(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