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细雨惊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一场春雨来得比往年还要早,也令周离有些措手不及,衣服全湿透之后,他也只好先回房间换衣服。

    就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他翻开行李箱,找到一套崭新的衣服,忍不住感叹——老板姐姐的心思确实比自己细腻,就连换洗的衣服都帮自己准备了两套……而且箱底还塞了一打新内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贴心到让人受宠若惊。

    只不过,周离在脱下外套之后,举起那一件新的衬衫,沉默了半天之后,却依旧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他无奈叹气,扭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椅子上:“你这样看着我……真的好么?”

    就在周离的视界中,一名清秀的少女正坐在那里,眼神无辜。

    虽然看起来丝毫没有质感,像是半透明的幻影,但她毫无疑问的是存在于那里的。

    哼着有些模糊的曲调,符秀侧头悄悄的看着周离湿透的衬衫下已经显露出轮廓的上身。

    被独自封闭在梦境之中沉睡了七年,虽然符秀屡次尝试着想要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别人沟通,但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不知道为何,符秀对其他人来说,就像是两个不同波段的电台一样,完全观测不到。而符秀只能孤单的旁观着这个世界的变化,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无法对这个世界造成丝毫的影响。

    直到周离无意之中以‘世界树’的能力强行将她的意识拉扯到和自己相同的‘波段’之后。才得以见到这个已经寂寞了七年的少女。

    只不过,其他人似乎也依旧无法察觉到周离身旁这个又蹦又跳、而且还扮鬼脸吓唬人的姑娘。周离也不忍心在她好不容易有人可以说说话的时候,将她抛下。

    所以。只好默认她跟在自己的身后——虽然在周离没有允许之前,她就在周离身后跟了好久了……现在想起来,颇有附身的冤魂一样的感觉啊。

    只不过,不论怎么看符秀都不像是那种出场自带渗人bgm和绿色光芒的丑陋恶鬼,更像是一个有些话唠的小姑娘——虽然她年龄和周离差不多一般大,但周离却总是下意识的当她是个小孩子。

    至于话唠。这个也可以原谅,毕竟被强制沉默了七年,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能够说话的人,不论是谁也想要多说两句的。

    只是现在周离担心的是。符秀在这七年里……似乎进化出一些很奇怪的爱好啊。

    比如现在。

    周离一脸严肃的看着椅子上准备用眼角余光观赏‘脱衣秀’的少女:“一般别人换衣服的时候,应该要回避一下吧?至少也要背过头。”

    “诶?差点忘记了……”

    符秀似乎有些沮丧,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真是不知道她口中的‘差点忘记’是指‘差点忘记不能看’还是指‘差点忘记周离已经能发现自己在旁边看’了。

    两者差别虽然微妙,但是含义却各不相同啊。

    虽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她还是习惯性的嘟哝着:“不让看我就不看咯,反正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周离的脸抽动了一下,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被别人看光了?

    不过至少先趁着她捂住眼睛的时候先把衣服换了,周离思索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起衣服走进卫生间,顺便把门从里面关上。

    这令悄悄从指头缝里看着的符秀有些略微失望的发出了微弱的叹息。

    五分钟后,重新还好衣服的周离保持着严肃的神情,坐在少女的对面。为了回避刚才的尴尬,他决定选一个严肃的话题:“说说你的能力吧,我记得是叫做,‘旁观者’?”

    “‘旁观者’是我在第一阶段的时候,别人给起的名。其实严格的来说,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旁观了。”

    符秀回答道。抬起手探向周离的额头,指尖微微的按在周离的眉心上。毫无重量的幻影触碰额头,周离却找不到任何的实感;但正是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缕微弱的银色光芒从从符秀的手指上延伸而出。

    光芒仿佛是一道绳结一般,连接在自己和符秀之间。

    紧接着,他就听到了来自心中的声音:咳咳,喂?喂?试音,试音……

    周离愣了一下,很快就在心中回复到:“我听得到……这是什么?”

    “心灵链接,我起的名。”符秀略微有些惊诧的语气传来:“你适应得好快,我以为你还要学习半天呢。”

    “看起来很简单啊,应该用不到那么长的时间吧。”

    周离微微的闭起眼睛,适应着这一种全新的沟通方式,很快,他就学会了怎么发送图像和音乐还有影像片段了。

    于是,两个人的链接中回响起了洪亮的歌声:“再见,再见,相会在太平间……”

    “不是’太平间‘,是‘彩屏前’!”符秀恼怒的指出周离的谬误:“况且我一点都不像鬼吧?我的身体还在医院活得好好的呢……”

    越说,她的声音就越小,就连她都感觉自己有点像,忍不住沮丧的低下头。

    周离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卢弱水,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虽然触手之处空无一物,但说实话也挺有趣的。

    发现自己被当成小孩子的符秀一眨眼就飘了老远,不小心钻进墙里,然后从墙里冒出头:“不准摸!”

    刚刚还说你不像鬼呢……现在这个恐怖片气氛十足的poss又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摆出来的啊!

    周离心中默默的腹诽。小心谨慎的保证这句话没有通过心灵链接让符秀听到,只是学着她刚才的样子耸肩:“不摸就不摸好咯。”

    “哼……”符秀气鼓鼓的又飘回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周离玩心颇盛的拉着符秀试验着这种能力,‘灵魂视角’在全力展开的时候。周离能够如同符秀一样的暂时以灵体的摸样出现,只是必须呆在符秀周围才可以。

    然后,在酒店的房间里打炮的狗男女们就遭了秧,在办事儿正紧要的关头,周离从墙里钻出来,用心灵链接在他们的耳边播放起了各种阴森的配音。还有尖叫的女声、小孩儿的笑声……

    周离必须承认,这样虽然不大像话,但是蛮好玩的。

    只不过,周离的行动却在魏宰的房间周围受到了阻挠。不知道为何,灵体的行动在魏宰的附近似乎举步维艰。周离感觉自己越接近魏宰,空气就仿佛越来越沉重、粘稠.

    到最后,从空气触感从粘稠的流体变成岩石,无法寸进一步。

    一圈又一圈的微弱白色光芒从魏宰的脚下中如同光环一般的释放而出,在碰到人的身体之后,就会掀起微弱的涟漪,反馈回来。

    这或许就是魏宰那种能够察觉到他人情绪的能力的原理,只不过,周离现在才发现。魏宰的能力释放类型竟然不是常见的感知型,而是界域型!

    他的能力似乎无时不刻的在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场,在这个场内,所有的情绪反应都能够通过雷达一样的光芒涟漪察觉到。而周离距离中心越接近,便越能够感觉到这个‘场’对其他‘魂灵共鸣系’能力的排斥。

    就连平日里符秀在碰到魏宰的时候,也只能跑得远远的,要不然就会被魏宰毫无所觉的‘推’着走。

    不过,‘灵魂视角’的应用虽然受到了阻碍,但是符秀表示。心灵链接的力量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前是魏宰愿意接收。

    都已经是半夜了,周离也没打算去打扰沉睡的魏宰,打算过段时间把具体的情况给他讲一下,就这样再一次回到房间里。

    本来他还打算去扮鬼吓陶特一跳的,只不过在他的房间外觉感觉到一阵如同被锁定一样的危机,还有两道从隐约白色雾气中传来的森冷视线。

    仿佛周离再踏前一步,就会受到它们的攻击。

    ‘冥府守卫’可是货真价实的半灵体炼金傀儡,而且拥有极高的智能,要不然传说之中怎么会为阿努比斯看守冥界的门户呢?

    只不过,在灵体的视线中,原本平日看不到形体的冥界守卫却显化为两团模糊的雾气,隐约能够从其中看到那一张狰狞的狼头面具,还有极强的能量反应,就连它们佩戴的两把一长一短的腰刀都是好货色,看起来老头儿确实在它们的身上下了心血和本钱。

    吓不到人的周离兴致缺缺的回到房间里,继续飘着玩,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话说回来,你的能力覆盖范围能够多远啊?”

    在他的旁边,符秀有些苦恼的思索起来,良久之后摇头:“灵魂视角没试过极限范围,从这里到上阳应该没有关系吧?”

    “从这里,到上阳?”

    周离愣住了:“你确定?”

    符秀反问道:“要不然我这一段时间怎么能跟在你后面?”

    “那现在能么?”

    周离激动之下握住了符秀的手,第一次感觉到少女双手的冰凉。

    不是他太激动,是符秀的能力范围实在是太吓人了,就算是第三阶段,但是能够从中海辐射到上阳,这也是相当了不起的超长距离了。

    有些略微不大适应这样的亲密接触,符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幸好是半透明的灵体,不大显眼——只是微微的点头:“有坐标的话,立刻就能去。你试着回想一下,我找找看。”

    周离闭上眼睛,认真回想,下一瞬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来到熟悉的上阳街头,而且直接出现在车水马龙之中。

    一辆疾驰的机车穿过周离的身体,令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的他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他就眼前一花,被扯回中海的房间之中。

    在他的旁边。符秀的灵体喘息着,就连虚幻的身影都透明了不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第一次试着带人,没有想到消耗这么大。”

    “没关系,你不要紧吧?”

    周离看着神情萎靡了许多的符秀,有些担忧的问道。

    符秀睁开满是困倦的眼神,无精打采的回答道:“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然后,她就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拖着沉重脚步。趴在周离的床上,还没过几秒钟,就已经彻底陷入沉睡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失去了能力的维持,周离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呆呆的看着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少女。

    这个时候周离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喂!你不是没有质量,穿墙跟玩的一样么?怎么能够躺在床上不掉下去啊?

    而且,最重要是,这是我的床在对吧!

    周离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床上熟睡,毫不设防的少女。神情严峻的思索了半天之后,毅然起身,抱起自己的被子,回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睡去了。

    所以说,莫名其妙带着一个看起来很像是附身厉鬼的女孩子回家果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吧?

    至少平时自己不用睡沙发。

    ……

    时间重新回到九点三十分。

    夜色渐深,雨水从漆黑的云层中细密的落下,洒落在渐渐喧嚣或者沉寂下去的城市。

    当城市的一角进入夜生活的时候,更多地方的灯光却在渐渐的暗淡下去,在雨水的泼洒之下。越发的寒冷。

    就在渐渐沉寂下去的街道上,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深夜之中无声的驶来,车灯关闭,仿佛一条在暗夜里悄然而至的蟒蛇。

    车门无声的被推开,一只皮靴踩在积蓄的水泊上,泛起了一圈涟漪。

    神色惬意的中年男人长着一张普通的脸,如果要勉强去形容的话,实在没有任何特征或者辞藻能够去准确的描述他的面容和身形。

    不高又不矮,不瘦也不胖,就算是他和另外一个人站在面前仔细分辨的话,可能也没有人能够找出区别两者的特征。

    总而言之,这个人长得很奇怪。

    “先生,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么?”司机坐在驾驶席上低声的问:“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我们的动向了。”

    悠闲的靠在车身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特种的亚裔男人微微的摇头:“随他们咯,你也不用在意,就当我们出来是吃夜宵好了。”

    “先生,我可以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啊,难道你不能大发慈悲安慰一下我么?”

    “好吧。”‘普通人’无奈的摊手,转身弯腰,叼着烟卷的面孔对着身后摇下的车窗,看着司机竭力隐藏着惶恐的神情,顿时笑了起来:“别紧张,武藏,你如果战死的话,那位快要死掉的现人神陛下会送你到伊邪那美那里去的。”

    他的语气中,似乎对那位天.皇陛下并不如何尊崇,也对神灵没有任何敬畏,倘若信者听到了他的胡言乱语,想必会恼怒吧?

    而司机只是愣了一下,表情微妙的变换着,直到最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大不了……就是死么?”

    “对啊。”‘普通人’点头,继续靠在车窗上,从嘴角摘下点燃之后就没有怎么吸过的烟卷:“我们要面对的可是那位单人横扫‘稻荷神社’、‘零课’,全日本能力者的女王殿下——‘耶梦伽德’……杀掉我们这两个土鸡瓦狗,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简单的一件事情了。要知道那可是敢用基金会的标志来当做自己称号的危险能力者啊。”

    或许是早已经对最糟糕的后果有了心理准备,司机沉默的吞着吐沫不说话了。而靠在车身上,‘普通人’仿佛无所事事一样,夹着烟卷,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丝毫不在意落在身上的雨水。

    “你看,我早说过日本这么搞会越来越衰,结果‘内阁’那群死政治家就喜欢专门带着一亿国民往着死路上走……搞得现在出个门,屁股后面都光明正大的跟着这么多监视者。”

    ‘普通人’像是发牢骚一样的对着街角的黑暗抱怨道:“本大爷我好歹是一级武官啊!你们这群混蛋给点面子好不好。是不是我出来撒泡尿你们都要搞一张‘盗撮痴汉.桃色激热’的光盘出来啊!”

    就在街角的各个黑暗里,监视者们未曾有丝毫的回应。就算是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也未曾离开。

    这里可是中海。他们有着足够强大的后盾和力量来进行任何的行动,又何必在意日本一个已经被打残了的能力者结社?

    如果监视者是有些浮躁的新人,说不定还会在端着望远镜的时候嘟哝两句‘半夜出勤也不容易,你大爷的给我配合一点的话’吧?

    可惜,现在,无人回应。仿佛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

    ‘普通人’发泄完毕,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状况,只是无所谓的笑了两声,继续靠在车身上。吸着烟卷,抬头看着一无所有的天空。仿佛他只是呆在使馆里闲极无聊,出来逛街而已。

    滴答……

    角落里传来了隐约的滴水声,仿佛无声的脚步。

    “你说那俩小日本究竟在搞啥?”

    在黑暗中的一辆车里,一名监视者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对着旁边的同伴抱怨:“知道自己被监视,就乖乖呆在使馆里好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多和谐?结果非要半夜出来瞎**跑……”

    旁边较为年长的人微微耸肩:“就当出来吃夜宵了。”

    说着,他将望远镜塞进同伴的手里。抢过了他怀里的包子:“给我俩,最近不能空肚子熬夜,容易胃疼。”

    滴答……

    脚步渐行渐近。

    无声的,渐渐洒落的细雨似乎也缓缓的凝固了起来,在扩散的寒冷中渲染出一丝丝寒霜的白,越发缓慢的飘落,最后融化在水泊里。

    很快,道路上就结了一层薄薄的霜化,隐约的白色从黑暗中泛起、扩散。它们很快就在雨水的泼洒之中塑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

    纤薄到极点的霜华从大地之上扩散,沿着墙壁向上生长,层层叠叠,折射着绚丽的光。

    就在车里,监视者啃着包子,就在忽然之间,听到牙齿上发来的脆弱呻吟:嘎嘣……

    疑惑之间,他低下头,看着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层纤薄冰霜所覆盖,还抓着一个包子的手掌已经失去知觉。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的半身不知不觉已经被层层冰霜所覆盖,无声之际已经坠入牢笼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他维持着最后的神智,喉咙里发出最后的呻吟,随即被冰霜所覆盖。就在陷入黑暗之前,他终于听到来自身旁同伴的颤栗低语。

    “魔女,耶梦……伽德……”

    紧接着,黑暗袭来。

    无声之中,天空中落下的细雨停止,寒冷将雨水转化成悬挂在空中的层层冰霜,世界上的一切都仿佛在着无法察觉、但是却又寒冷到极限的霜华之中冰封。

    直到最后,唯一能够活动的人只剩下靠在车身上‘普通人’,直到此刻,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丢下了早就熄灭的烟卷。

    带着庄重严肃的神色,他后退一步,向着黑暗中弯下腰,双膝跪地,双手伏地,神情恭敬的低下了头:

    “初次见面,‘耶梦伽德’殿下,我的名叫做津田广助,是我向您发出了联系的信号,这一次……我带来了土御门家族的诚意。”

    一道纯白的霜痕在大地之上蔓延拓展,所过之处一层层繁复的花纹从凝结的雨水之中盛开,如同繁花。

    就在他的面前,随着清脆的脚步声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靴,它的主人仿佛就站在那里,漠然的俯视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明明是这个寒冷得像是极地的地方,可是津田广助的额头上却渗出细密的汗水,他不敢抬起头去看,但是却能够察觉到身前宛如漩涡一般静谧旋转的死亡寒潮……那是泄露一丝余波便足矣令自己彻底封冻其中的可怕力量。

    艰难的鼓起勇气,他再一次开口:“请您至少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一次就够了!”

    此刻。那个嬉笑的‘普通人’——津田广助的面容上只有不惧死亡的沉静,闭上眼睛。他的头垂得更低,静静的等待。

    直到片刻之后。一个清冷的女声从他的头顶响起,漠然而冰冷:“让我听听看,刚刚被我彻底修理了一遍的‘稻荷神社’前任当主,究竟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此刻,称号为‘耶梦伽德’——环绕世界中庭之蛇的‘魔女’发出了允的声音,然后倾听着脚下蝼蚁的哀鸣。

    “晴美殿下愿为您奉上忠诚。只恳求您帮她重振土御门家族的荣光。”

    无声的,那一双俯瞰他的眼神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意,冰冷的雨伞从那一只修长而白皙的手掌中落下,轻轻的点在津田广助的脖子上。

    凝结着冰霜的雨伞尖端就像是来自死神的指尖。在津田广助的脖颈之上留下了扩散的惊悚冰凉。

    “让我猜猜看,究竟是什么,能够令因我而颜面大失,因我而被废黩的土御门家大小姐,现在竟然又毫不讲武士道尊严的跪在我的面前,请求我的帮助?”

    “殿下此言谬矣,土御门家族从不曾出任武士,何来武士尊严?

    自三代以前,‘高天原元老会’就开始打压土御门家,倘若不是小姐。土御门家已经在日本无任何容身之处。

    出任‘稻荷神社’的当主乃是‘高天原元老会’为了把持土御门家血脉的阴谋,能够托殿下的福解脱束缚,乃是上善,何来仇怨之有?

    只不过,小姐已经不打算再忍耐下去了,那群疯子只会把所有人都带进深渊。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唯有奋起反抗,而土御门家在国内孤立无援,故此希望能够得到殿下的善意和友谊。

    只要殿下点头。土御门家不会吝啬任何的诚意……以上这些,是小姐交托给在下的原话。”

    津田广助跪在地上,语气丝毫不曾紊乱的解说道,并挽起袖管,露出了手臂上的刻痕——那是传承自土御门家族千年历史的符咒,就算是到了今天已经失去意义,却不是一般人能够仿冒出来的。

    仅此一点,便可以证明他本人是土御门家族的死士。

    自安倍晴明伊始,其子嗣便秘密的传承着来自亚空间的强大生物——妖狐的血脉,更拥有着秘密传承的符,能够从亚空间中召唤出十二只被称为‘式神’的强大生物。

    仅凭如此,便足以维持土御门家族在连番打击之下屹立不倒。只可惜,千年的风雨飘摇,曾经掌控日本阴阳道的强大家族也已经沦落到濒临毁灭的境地。

    就连其最后的子嗣也被控制在日本二战之后所成立的能力者结社‘高天原元老会’之中,变成傀儡,代替他们去承受外界的风雨和暗杀,到最后,自身的血脉也将被彻底掠夺。

    届时,土御门家族将荡然无存。

    到了现在,那一位今年才十七岁的大小姐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哪怕是饮鸩止渴,向那个可怕的女人‘耶梦伽德’求援也在所不惜。

    低头看着脚下的津田广助,那个踩在层层霜华之上的年轻女人仿佛看到了那个倔强的丫头片子。

    就算是这些年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武装力量‘零课’被自己随手之间摧毁,家族的神社被狂暴的力量推翻,也依旧会咬着牙,倔强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握紧腰间的佩刀。

    怒视着敌人一步步走上前来,白皙的五指绷起的青色的筋,就算是明知以卵击石,也死死的握着自己最后的尊严不放。

    “这是她的想法么?”

    被人称为‘耶梦伽德’的女人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忽然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有些天真点了么?我可是从来都不喜欢何人讲条件的。”

    那种声音虽然轻柔,但是却仿佛有着仿佛雷霆轰鸣一般的威严和凌厉,令津田广助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紧闭的双眼之中,眼瞳已经失神的扩散开来。

    津田广助深深的低下头,感觉到雨水化作冻结的冰霜,从后颈流进了西装里,覆盖去全身:

    “不识礼数,触怒殿下,全是在下的错误,在下愿意代替小姐承受您的愤怒。就算是身死,也绝无”

    “原来如此。”

    ‘耶梦伽德’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忠心的狗啊……”

    津田广助低着头,沉默不语,等待着最后的回答。

    良久之后,愉悦的笑声从寂静的深夜之中响起,‘耶梦伽德’用手中的雨伞轻轻的点了点他的肩膀,低声说道:

    “回去告诉那个小丫头片子,我答应她了,但是,她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津田广助如蒙大赦的抬起头,神色狂喜,紧接着又在刺骨的冰寒镇压之下发现自己险些逾越,不敢再去看那一双漠然而冷厉的双眼,连忙低下头,不顾额头撞在地上,留下一道鲜红的印子。

    在扩散的寒冷中,他嘶哑的回应:“土御门家族会倾力满足殿下任何要求!”

    “别急着许,现在还不是时候呢……”

    ‘耶梦伽德’抬起头,仰望着黑色的夜空:“不过,那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情吧?”

    说着,她起自己的雨伞,漆黑的伞幕从她的十指之间缓缓的展开,撑起了天空中重新落下的雪色冰霜。

    无声的到来,无声的离开,唯一证明她曾经来过的,只有在风中渐渐消融的白色霜华,还有如梦初醒的司机,以及角落中恐惧不已的监视者。

    行走在惊蛰的细雨之中,她撑着黑色的雨伞,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魂灵,和一个淋着雨狼狈狂奔的年轻男人擦肩而过。

    仿佛是错觉一样,她的脚步停顿了一瞬间,视线看向那个年轻男人身后本应该空无一人的空气,仿佛那里有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li,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么?”

    就在她的袖口之中,一条纯白色的纤细小蛇缓缓的探出了脑袋,吐着蛇信。仰头看着她的神情,有些疑惑的在她的心中发出了稚嫩声音:“你在生气么?”

    “没什么。”li停下了脚步,扭头望着雨幕之中那个狼狈奔跑的年轻男人,微微的摇头:“只是看起来,有一个家伙又办了一件蠢事儿。”

    她低声呢喃着,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不过,至少还不坏。”

    “听不明白,可以吃么?”半灵的白蛇发出了低声的细语:“如果li生气的话,我就把他吃掉。”

    “不能吃。”

    它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一根修长手指弹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些疑惑,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唯独他你不能吃。”li用一根手指安抚着有些委屈的灵魂之蛇,低声说道:“走吧,我不想让钱女士等我们太长时间。”

    说着,她重新举起了有些偏斜的雨伞,向前迈动脚步。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她在漆黑的夜色中消失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