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 章 时光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就像是一场精密又完美的牌局。《+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在经过精确的计算,资本的博弈,心里的暗战,惨烈的牺牲,还有孤掷一注的决心之后,这一场牵动了无数人命运的牌局终于进入尾声。

    代表着国王、女皇和侍从的k、q、j已经死去,战场上只剩下鬼牌和鬼牌互相杀戮。

    最后胜负终于明了,赢家露出带血的惨烈狞笑。

    然后,忽然有规则之外的东西进入这里了。在牌局中冲突,厮杀,所过之处,一切规则和胜利都被毁灭,不讲道理,不问缘由,也不可思议。

    就像是有人不耐烦蚂蚁们的战争,于是浇上了一壶热水;一本书展开良好时,天上落下了流星;三路推塔、汇聚在高地,就差一点点就推倒敌人基地的时候,网断了。

    不论是谁,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将触手可及的一切东西都砸碎,然后抓着始作俑者,对着他的耳朵大吼: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

    屈青阳怒吼。

    那一双布满血色的眼瞳凝视着月光,他露出森白的牙齿,像是被激怒的野兽,用利齿反复咀嚼、撕裂着一个名字:

    “康斯坦丁……”

    所有人都知道康斯坦丁是一个祸胎、一个永远只会带来不幸和灾厄的男人,和他合作只会被利用到变成一团灰烬和渣滓。

    但当这个该死的家伙敲响自己的门时,绝少有人能够拒绝他提出的条件。

    每个人都知道不能和魔鬼同行,他的一切都是伪装。他所有的条件都是为了让人踏入深渊。深陷泥潭中不可自拔。

    魔鬼的诱惑总是让人无法拒绝。比如抑止力的诸多控制代码,比如有关部门的完整安保方案……比如心中所欲求的一切。

    但没人知道他还隐藏了什么。

    被**鼓动的人冲在最前面,一时风光,成为了烂头卒,然后不知何时在他所提供的道路上一脚踏空,落入了万丈深渊。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躲得过,所有人都躲不过。

    “他妈的……”

    屈青阳愤怒地砸着面前的显示器:“他妈的!去他妈的康斯坦丁,去他妈的世界树……还他妈的没结束呢!”

    他愤怒地看着那一双青色的眼瞳。那一双青色的眼瞳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扭过头来,看着他。

    “还没有结束,没有!”

    他趴在显示器的前面,看着那一双漠然的眸子:“我付出了这么多,任何人都不能阻挡我……就算是你也一样!”

    那一瞬间,前所未有的亮光燃烧起来了。

    从他的躯壳中。

    如同骨肉被点燃了,迅速的扭曲、在剧烈的痛苦中蒸发,引燃了白色的光焰。

    那是灵魂之火。

    无数的光芒如火星一般从他的身体中蔓延、扩散而出,落在这个庞大的城市里。那些徘徊在废墟中的魂灵也随之被点燃了,那些无法消散的怨念。那些未晋的壮志,那些刻骨铭心的爱都在疯狂灵魂的燃烧之下化作了燃料。

    一点、两点,三点、化作了可怕的浪潮。

    那是复仇者所点燃的燎原之火,哪怕月光的冰流也无法熄灭,因为它只存在于意念之中。

    在那白色火焰中,屈青阳的身体瞬间化作一具枯瘦的躯壳,像是暴晒了千年的干尸。可他的力量却在节节攀升,从第四阶段向上疯狂的飙升,以被他所杀死的千万人为燃料,攀升至最高峰。

    无声的爆炸里,一道白色的灵魂之火所组成的龙卷从天而起。

    在无数怨灵嘶哑的悲鸣中,它们发狂的燃烧着,烧灼着一切还拥有心智的生物。

    弱小的动物在第一瞬间被篡夺了灵魂,身不由己的投入这一场燃烧之中,它们的身体也被转化成了燃料,成为了后备的能源。

    牺牲了一切的屈青阳此刻已经壮大到无以言喻的程度。

    就像是上阳城中那个汇聚了无数人的思维所诞生的一夜梦境,但又比它强大了无数倍,这是在点燃千万人之后所形成的力量。

    数百万的枉死者,全身、全心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几乎可以篡改世界。

    他以千万人的尸骸铺路,登上了高峰,凝结成实质的思维波动像是浪潮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漫卷。所过之处,就连被世界树所修改的法则也位置动荡。

    灵魂之火如同剧毒一般侵蚀着整个城市,将它拉进动荡变化的深渊中。

    ——里世界。

    天地骤然化作了穷凶极恶的领域,大地层层崩裂,吐出熔岩和烈火。天空中阴云汇聚,无数可怕生物的庞大阴影游荡在其中,电闪雷鸣。

    纵使月光高悬,也无法照破这人心所铸就的黑暗。

    天地之间弥漫着无穷尽的恶意,锁定了最中央的那个年轻人。

    而就在最高处,白色的火焰龙拘,无数骸骨铸就了一张狰狞的王座,已经被无数负面情绪侵蚀成恶鬼的屈青阳端坐其上,俯瞰着整个世界。

    “康斯坦丁的计划,完美无缺。”

    他嘶哑的呢喃:“他将世界树送到了一个最适合它重生的地方,他将一切事态都掌握在手中……甚至他没必要来到中海。但他忘记了,哪怕世界树可以改变规则,却改变不了人心……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心。”

    “这个城市,是应该毁灭的。”

    他俯瞰着这个燃烧的世界,轻声说:“在今天。”

    屈青阳低头看着自己的躯壳,在那一层琉璃一般的身体中,是无数被封锁在其中的怨灵。它们像是被囚禁在一个瓶子中,艰难的挣扎,痛苦的哭喊。

    可一切愤怒、痛苦、绝望都化作了白色火焰的燃料。

    怨毒的火焰在燃烧这个世界。将它改变成宿主心中的景象。

    ——一片末日的焦土。

    “我牺牲了这么多才来到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我。哪怕是康斯坦丁也一样。”

    他怒吼,向着下方仰望的周离伸出手:“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傀儡,不配挡在我的前方。”

    那一瞬间,天空中的阴云炸裂了。

    在电光的闪烁中,无数游移在其中的庞大怪物都痛苦的抽搐起来,血色的液体如同河流一般从天上沃灌而下,化作了豪雨。

    无数的鲜血融入了月光中,将它染成血红。

    空气中充满了浓郁的腥臭和**的味道。像是无数人死去之后,腐烂了。

    在世界树和怨灵的相互渗透之下,这个城市仿佛已经堕入了异域之中,顷刻间化作了血和肉所交缠的恐怖地狱。

    地面上,喷涌出熔岩的裂痕化作了一张张痛苦哀嚎的大口,大口喷涌出血泉,在血泉的侵蚀里,死者的骸骨从废墟中缓缓的爬出,畸形的白骨和扭曲的血肉几声在他们的身体上,将他们变成无尽的妖魔。

    那些妖魔发狂的咆哮。在一个疯狂意志的役使之下,向着周离飞奔而出。

    有的如犬一般四肢奔跑。可头颅却变成了三张狰狞的大口。有的像蛇,可是浑身都长满了骨骼的鳞片……那些本来应该出现在噩梦中的生物此刻出现在了这里。

    成千、上万、越十万、数百万……

    这个城市里所有死去的人都站在了周离的对立面上了,它们将周离层层包围,疯狂地撕咬向他。

    可周离却不觉得恐惧,他的情绪甚至没有任何的波动,就像是已经非人了一样。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如微尘。

    “姐姐……我终于体会到你的感觉了。”

    他的思绪飘远了,回忆起了那个不知在何处的女人,轻声呢喃。

    在血肉漫卷的浪潮之中,他轻轻的踢了一下马镫。

    于是,在血雨中,有四只眼睛亮起来了。

    八足巨马的面目之上,四只眼睛之间闪耀着闪电一般的雷光,它人立而起,长嘶着。马蹄踏下,踩碎了两只妖魔的颅骨。

    风和雷的声音汇聚起来了,在它的脚下,它每一次前进一步,都像是踩踏着震荡世界的铁鼓。那种可怕的霹雳巨响一次次的回荡在世界之间,声波所过之处,令被怨念所扭曲的规则也震荡起来。

    此刻,世界之树的化身,开始加速,狂奔而起!

    在战庐上,周离握紧了长刀,哀哭之刃贯穿了三只飞扑而来的野兽,疯狂地吸食着其中的血液和怨毒,发出玉石崩裂的声音。

    在崩溃的声音中,它的刀锋一寸寸的增长。

    如同恶兽吞噬骸骨,壮大了自身。它吸食着那些甜美的怨念,开始了飞速的变化。直至最后,化作了长达两米的可怕凶器。

    它再有不是无色透明的,无尽的怨念将它渲染成了骨白色。

    长达两米的刀身静静地反射着月光,朴实无华,可是刀光的幻影之中却像是有无数的怨灵在争斗、厮杀,风吹过,它便发出无止境的悲鸣。

    在战庐上的挥舞中,它如同羽毛一般轻巧的掠过了妖魔之潮,飙起了一道血幕。被它斩杀的妖魔都化作了飞灰。

    八足巨马的铁蹄掀起了暴风,暴风卷着飞灰飞上了天上,又飘扬着落下。

    雷和火的力量拥簇在它的马蹄之下,随着它的前进,妖魔之海也被撕开了一道惨烈的沟壑,鲜血淋漓。飞灰落下,便将这一切染成了死寂的灰。

    整个世界像是变成了一张血肉织成的毯子,动荡不安。

    就在这一片飘洒的血雨中,八足战马向着贯通着天和地的火焰龙卷前进。

    渐渐的,它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就像是驰骋的电光。

    在踏破了血河之后,冲到了天上!

    若这世界是一场噩梦,那必然有铁马冰河入此梦来。

    所过之处,一切都灰飞烟灭,零落成泥-

    在地上。妖魔之潮在被突破的瞬间。炸裂了。还原成无数血水,渗入了虚空之中。

    紧接着,这个世界开始疯狂的变化起来,时而像是垂死的怪物,时而像是地狱中的火山,时而死寂成一片荒芜,时而狂躁的像是即将炸裂的星辰。

    可不论如何变化,都无法阻挡八足巨马的前进。

    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在燃烧的流星前方。

    到最后。世界化作了‘启示录’中所描绘的末日场景。

    雹混着火与血自天而降,燃烧着的大山滚滚落入海中,星辰坠入了河流。白昼不再明亮,黑夜无星放光。成千上万的畸形生物在地上翻滚,化作血色的鸦。

    ‘祸哉!祸哉!祸哉!‘

    它们嘶哑的尖叫着,如黑云一般升起,高翔在天空上,疯狂的冲向了周离,以利爪和长喙啄食他。

    可那一颗燃烧的流星依然在前进,黑色的鸦潮被突破了。像是撕裂一张薄纸一样。

    最终,流星升上了天空。高悬在万物之上,仿佛和那一轮月光融合为一体。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这个荒谬的世界动荡不安,像是一个个虚假的谎言所堆砌成的堡垒,当月光漫卷时,就即将坍塌了。

    无尽的月光从天空中洒落,洒落在那一道高举的剑刃之上。

    剑刃折射着这个狰狞世界的摸样,释放出冰冷的光。

    可怕的能量,诡异的能力,复杂的变化……一切都被剥开了层层伪装,变成动荡的泡影,仿佛下一瞬间就即将崩灭。

    无数灵魂之火汇聚成的龙卷猛然动荡起来了,预感到毁灭的到来。

    在分崩离析的王座上,屈青阳愕然地抬起头,看到了天空之中的那一双青色的眼瞳,在眼瞳的倒影中,万物皆为虚假。

    月光之刃握在他的手中,倒映着这一切。

    镜中花,水中月。

    最后——

    ——斩!

    ……

    一个星期之后,上阳的上午。

    在人潮汹涌的商业街上,一辆黑色的轿车静静地停在了人潮远处。

    “真是无法理解啊。”

    在驾驶席上,洛白凝视望着远处人来人往的潮流,疑惑的叹息:“中海已经变成那样了,可这里和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没什么两样。”

    “上阳只是一个小城而已,平静一点比较适合它。总不能每个地方都变得像是废墟一样,要不然世界也要乱套了。”

    副驾驶上,年轻人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柔和又暖和,像是快要睡着了。只是从那一双微微眯起的眼睛中,能够隐约地看到他青色的眼瞳。

    “话说,你这个家伙线条究竟有多粗啊。”

    洛白扭头看他,眼眶有些发黑,像是很久都没有睡着了。

    他揉着自己的眉心,轻声感叹:“算了,我这种神经敏感的人也有问题了。已经结束了那么久了,可有的时候还是会做恶梦。”

    他回忆时靠在椅子上,神情黯淡-

    经过了那一夜之后,中海的城区几乎被夷为平地,超过一半的居民在那一次动乱中死去。第二天陆华胥紧急发动了有关部门的残留班底,派出大量的能力者修改记忆和现场,配合公关宣传,将这一场战争变成了百年不遇的‘地震’。可丝丝缕缕的消息和流言总归是压制不住,在网上一些地方流传开来。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能力者的存在可能压制不了太长时间了。

    在这个动乱的时局中,每一个人都忙碌的没有时间喘息,可有的时候却会怀疑自己忙碌的究竟有什么意义。而周离却在配合了几天的工作之后,推辞掉了有关部门的挽留,回到了上阳-

    “你知道么?有的时候,有时候,我会猜你这个家伙的脑子里究竟想了一些什么……”

    洛白看着旁边的周离:“你确定真的要放弃那个职位么?你现在毕竟也是赫赫有名的大能力者了……太不思上进了一点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的,洛白。”

    周离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你过你的,我过我的。这样就好了。”

    “但你的想法变得实在太快了一点吧?”

    “或许吧?”

    周离沉默了一下。轻声说:“我只是……在某个人的提醒之下。明白了自己究竟想要过什么生活而已。

    你看,有的时候选择一些东西,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只不过我的运气比较好而已。”

    “说得轻松。”

    洛白斜眼看着他。

    “难得你来送我,就不要说那么煞风景的话了。我先走了。”

    周离拍了拍他的肩膀,来开车门。

    他下了车,重新回到了这一条熟悉的街道上。他环顾着周围熟悉的风景和气息,许久之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感觉到一阵疲惫和轻松。

    他再一次的回来了。

    “喂。周离。”

    洛白从车窗里探出来:“我以后就是上阳的领主了,以后没事儿的话,我找你来喝酒。”

    周离愣了一下,笑了。

    “不用了。”

    他将手插进口袋里,低头想了一下:“就当我已经消失了吧,过几天之后我可能也不会在这里了。”

    洛白愣住了,他错愕地看着周离:“你……要走了?”

    “对。”

    周离回头看着他:“我说过了,我要去过自己的生活了,全新的生活,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可是……”

    洛白语无伦次:“你没……没必要消失掉啊。”

    “新生活。总是要一些代价的,不是么?”

    周离后退了两步。重新扭头看他,挥手道别:“我走了之后,你也快去找个女人吧,这样就不会再做噩梦了。我记得那个叫楚青丘的女人……你喜欢他,对不对?”

    “喂,你这个混蛋在说……”

    洛白错愕了一瞬,抬头还想要说什么,可那个男人已经从面前消失了。

    他消失在人潮中-

    在同样的人潮汹涌中,周离重新走在了熟悉的街头。

    在这个初春的日子里,阳光温暖,像是将一切冰冷和残酷都融化了。风中闻不到血腥味,也听不到那些咆哮和嘶吼的声音。

    他轻声笑起来,眼神轻松又寂静,洗去了尘埃。

    舍弃了一切不需要的东西之后,他重新成为自己,没有武器,没有战争,也没有阴谋……告别这一切。

    他要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

    在街道,他静静地凝视着过往的人群,看着每一个老人和少女从自己的身旁匆匆的走过,最后,视线落在长街另一侧的橱窗里。

    深吸了一口气,他轻声呢喃。

    “我回来了。”

    在刚刚开门的咖啡馆中,服务员忙碌地给客人打包外面的咖啡。在这个时节里,寒冷还未褪去。有的人带着帽子匆忙的走进店里,带着早点离开。有的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吧台旁边玩手机。

    明显是睡过头了刚刚起床的小女孩儿趴在橱窗旁边的桌子上写作业,愁眉苦脸的挠着自己的翘起的头发,然后打着哈欠。在悄悄地看了一眼店里没有人注意自己之后,就趴在自己的本子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起盹来。

    很快,就有一本书轻轻地敲在了她的额头上,将她唤醒。

    年轻的女人坐在她的对面,笑嘻嘻地看着女孩儿愁眉苦脸的样子。似乎被教训了什么,卢弱水沮丧地趴在桌子上,脑袋摇晃着,苦恼又踌躇。

    李子衿看着她烦恼的样子,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伸手挠了挠她翘起的头发,神情得意又愉悦。

    依旧是大姐姐完胜,卢弱水沮丧地收起作业,扭头不理她了。

    在汹涌的人潮里,他站在马路旁边,怔怔地注视着橱窗中的女孩儿们。

    一别半月,可却像是过了漫长的时间一样。

    漫长到周离觉得自己已经老去,可她们依旧生活在明媚的时光里,静谧又安宁,阳光照在她们的脸颊上,带着令人迷醉的光晕。

    她们不属于那个黑暗又冰冷的世界,周离也希望她们永远不要有掌握兵器的那一天。

    她们要幸福的生活着,安宁,平静。过自己的生活。

    远离那些不幸和灾厄。她们属于那些像是童话一样美好的日子。

    周离看着她们的样子。许久之后,轻轻地笑起来。

    “我变了那么多,你们还没有变……真好。”

    他轻声呢喃,却犹豫着不敢进去。

    直到窗户后,李子衿一次漫不经心的回眸。

    有那么一瞬,她的视线落在周离的身上,可是却再也移不开了。

    周离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向着她挥了挥手。

    李子衿呆呆地看着他,许久。就像是从梦中醒来,眼眶忽然有些发红。她看着周离,眼神不知为何有些恼怒,带着水雾。

    周离愣愣地看着,忽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可李子衿瞪着他,许久之后,轻声笑起来。

    她捂住脸,擦掉眼角的泪水。

    不顾店内静谧的气氛。兴奋的尖叫着,向着周离招手。

    欢快的像是一个小女孩儿一样。

    卢弱水也看到他了。眼神闪亮了一下,可想起自己还在跟他斗气,便别扭的绷着脸,扭头不说话了,还是孩子气。

    周离只是看着她们,许久许久,轻声笑起来。

    或许他放弃了那么多,只是为了看到这些女孩儿的笑脸。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他回家了。

    “我回来了。”

    周离低下头,从怀中掏出了那个小小的方盒子,它被攥在掌心中,还沾着一些汗水。他犹豫了一下,拈起了其中那一枚戒指。

    像是被戒指的光刺痛了眼睛,窗户后的李子衿愣住了。

    周离认真地举起戒指,深吸了一口气,神情郑重:

    “子衿,我们结……”

    那一瞬间,周离忽然觉得脚下震动了一下。

    一瞬间的恍惚,一瞬间的巨响。

    有光亮起来了,刺伤了周离的眼睛。轰鸣声撕裂了他的耳膜,像是悲鸣的鸟飞过了天空

    火焰的光是红色的,从咖啡店里亮起,飘飞。宛如舞动的薄纱,漫卷,覆盖了周离的眼瞳,覆盖了一切。

    像是有人在春天的时候播下了恶意的种子,它在地下汲取着狠毒和恶意萌发,渐渐生长,有朝一日来到地上,便开出了腐烂又凄厉的花。

    火焰在一瞬间膨胀,覆盖了一切,从所有的窗户中突破出来,染红了所有人的眼睛。

    周离愣住了。

    他怔怔地看着,他能够看到。

    那一瞬间,光亮起来了,照亮了她的侧脸,柔美又妩媚。火焰飘过,将桌椅焚烧成灰烬,最后吞没了她。

    一点点的,让她消失在了世界上,在自己的眼前。

    整个世界都像是停止了,残忍又冷酷的抽走了周离所有的力气,令他跪倒在街上,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往昔、自己的回忆,和自己的家……在面前化为灰烬。

    灰烬在缓慢的燃烧,带着猖狂地笑意,伸展,向着天空。

    整个城市都在尖叫着,人群在一瞬间散开了。

    他们手足无措地后退,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一家笼罩在火焰中的咖啡馆,看着那个手捧着戒指,却跪在街头的男人。

    “子衿,弱水……”

    周离张了张嘴,想要喊她们的名字,可是却发出声音来,只有悲鸣的呜咽。

    火焰漫卷着,送来灰黑色的余烬和未曾干涸的鲜血,周离呆呆地低下头,伸出手指,手指颤抖着按在血泊中,抬起来时,便染上了一层血红。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是真的……死去了吧?

    在自己的面前。

    他低下头,发出嘶哑的咆哮,像是被逼到绝路的疯狼。

    原来,至始至终,最天真的……都是他自己。

    周离笑起来了,声音嘶哑。

    他跪倒在血泊里,任由眼泪落下。猩红的血倒影着这个狼狈的男人,向整个世界展示着他绝望的摸样-

    “如果我没记错,你叫周离?”

    那一瞬间,风中传来了沙哑的声音,依旧是从容不迫的优雅。

    本应该早以死去的男人踏着血泊而来,站在周离的面前,低头看着这个被自己彻底击溃的男人。在他耳边低声呢喃:

    “痛苦。是世界上最好礼物。希望你能够喜欢。”

    “——屈青阳。”

    在血泊中,周离终于恍然大悟,一种比愤怒更加狂暴千万倍的情感主宰了他的意志。那是巨龙被触动逆鳞时所迸发的杀意。

    那样纯粹的意志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周离在一瞬间产生了迷失。

    正是那一瞬间,纯金从他的眼瞳中一闪而逝。在那一双眼瞳的俯瞰之下,整个世界都响起了琉璃破碎的声音。

    种种景象、繁华都市、喧嚣人群,尽数在这扫视之下变成了凌乱碎裂的色彩。

    建筑在崩溃,大地在塌陷。上和下,左和右失去了标准。

    一切都在飞速的毁灭,如同泡影。

    到最后,只剩下一片纯白的迷雾。

    周离站在这一片迷涡,看着面前燃烧的白色怨灵。

    记忆中的数天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一个恍惚而已,他终于回忆起了自己身在何方。

    ——这里是他的意识之中。

    他依旧依旧在这个燃烧的城市里,杀死屈青阳之后的景象都是那一瞬间的幻境。可幻境却真实的令他不敢相信。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还存留在胸腔之内,如同烈火,在燃烧着他的狼。

    “你的把戏不错。”

    他凝视着面前狂笑的魂灵,握紧了腰间虚无的长剑。剑刃上。狰狞的鸣叫声刺耳。

    “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能从自己的幻境中挣扎出来,真是厉害。”

    屈青阳环顾着四周的景象。轻声叹息:“你心里装了那么多东西,可为什么意识的最底层却空无一物呢?你的心中是空空荡荡。

    难道这下面还有一层更深的潜意识么?让我来看看,你究竟在心里藏了什么东西……”

    他肆无忌惮地翻阅着周离记忆深处的防线,向着更深处,侵蚀着周离的记忆,向前回朔。

    “够了。”

    周离低吼,震怒的声音令屈青阳的身体一震颤动,几乎涣散。

    在那一双青色眼瞳的逼视之下,

    他的身体不断的晃动着,宛如风中残烛。

    “原来如此……不是这一双眼睛啊。”

    屈青阳注视着他的眼瞳,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乐不可支:“别人跟我说眼睛是心灵之窗,可为何你的眼睛却变成心灵的囚笼呢……有这样的本质,我输的不冤……”

    周离沉默,拔刀。

    下一瞬间,屈青阳的身体分裂成两截。

    白色的灵魂之火猛然爆裂,消散在虚空之中。

    “这样你就满足了么?”-

    虚空中,有一个声音轻声问。

    下一瞬,白色的灵魂之火重新汇聚,汇聚成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他愉悦地注视着神情冰冷的周离,伸手轻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康斯坦丁的计划确实完美无缺,世界树的规则修改和你确实是这个世界绝无仅有的搭档……但是,让我来教你一个道理吧。”

    “每个人都有弱点。”

    屈青阳点了点自己的头颅:“在这里。”

    “没有人的心灵完美无缺,周离,哪怕是你自诩为钢铁一样。你心里还有着牵挂,就有足够的缝隙令我钻进来……”

    他注视着那一双充盈愤怒的双眼,飘飞在这一片茫茫的雾气中,愉悦又欢快:“你确实是杀了我,但那又如何?你心中的裂缝已经大到像是一扇门,我甚至不需要敲门就可以走进其中。”

    凌厉的寒光撕裂了他,将他绞杀成粉碎。

    可他的身体却在下一瞬间重生,恢复完整。

    “没有用的,周离。”

    他俯瞰着脚下的年轻人,眼神怜悯:“我现在就在你的意识之中啊。只要你的心依旧有恐惧和裂隙,不论你杀死我多少次,我都能够重生。”

    “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屈青阳大笑:“刚才的那一场就当是练习关吧,新人的优待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你喜欢什么样的幻境呢?战争的?杀戮的?还是你想要的平静生活?我都可以给你……”

    在他的脚下,白色的雾气翻滚起来,无数的记忆从雾气中浮现。构建成了庞大的城市和往昔的时光。重重场景开始重演。宛如种子从泥土之中萌芽。向着四周扩散,向着周离席卷而来。

    庞大的幻境拔地而起。

    周离凝视着面前无数的场景闪现而过,许久之后,忽然轻声说:

    “其实,我要谢谢你的。”-

    那一瞬间,世界静寂,一切都凝固了。

    他走进那一层翻滚的雾气中,从自己的记忆和往昔中穿过。任由过去擦肩而过,只在其中的一个场景面前停留一瞬。

    在画面中,年轻的女人被火焰吞没了,燃烧成了灰烬。

    最后的瞬间,她的瞳孔中倒影着周离惨白的面孔,可嘴角却带着幸福的笑容。

    “你知道么?那一瞬间,我看着她死去了。”

    周离伸出手,抚摸着她虚无的脸颊,声音轻柔:“我很想对她说,子衿不要死。我能救你。我有世界树,我可以去找周渐安。我可以去找我的姐姐……你不要死,我谁都可以救……”

    刻骨的冰冷从他的脚下蔓延开来,向着四面八方。

    冰冷的绝望冻结了膨胀的幻境,就像是宇宙的大爆炸尚未结束,就迎来了绝对零度的热寂。一切都定格在那一瞬,包括幻境核心中的屈青阳。

    周离出神地看着李子衿的面孔在火焰中化为灰烬,一遍遍的……可是不论怎么重复,都无法挽回结局。

    “可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救不了。”

    他怔怔地看着那个女人一次次的被火焰吞没,和自己别离。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刻骨的绝望和悲伤,锥心刺骨。

    “——所以,我要谢谢你。”

    周离站在屈青阳面前,低头看着他扭曲的表情,声音轻柔又冰冷,像是天上落下的雪:“谢谢你的提醒。你重新让我知道,我的软弱,我的无能……”

    他掐着屈青阳的脖子,将他提起,眼瞳之中的青金色恍如火焰一般燃烧着:“诚如你所说的那样,痛苦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能收到这样的礼物,我很开心。”-

    “没用的!”

    在半空中,近乎窒息的屈青阳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可是不论他如何干涉周离的思维,都无法挣脱那宛如铁钳一般束缚着自己的意志。

    就像是一瞬间从神坛上落下,化作凡人。有求必应的世界对他冷眼相看,不再理会他的呼唤。

    某种更强的力量在周离解放的眼瞳中燃烧着,从屈青阳的手中夺走了自己意识的控制权。

    “没用,你杀不死我。”

    屈青阳嘲讽地看着他,嘶哑地发出声音:“你心中的罪恶感越深,我的力量只会更强!”

    “那又如何?”

    周离钳着他的喉咙,忽然轻声笑起来:

    “——时间会葬送一切,不是么?”

    那一瞬间,屈青阳的面色骤然变了。

    他感觉到了,这个意识世界的时间……开始了疯狂的加速!

    就像是齿轮在疯狂的旋转,野马挣脱了缰绳,江河汇聚成了洪流,万丈澎湃!一切都开始向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时间在飞快的加速,就像是周离曾经无数次所做过的那样,加速自己的意识时间,十倍,百倍,千万倍……刹那芳华,弹指百年。

    倘若时间能够具现化成时钟,那么世界上没有任何时钟能够承受如此疯狂的旋转。

    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经历如此可怕的时间冲刷。

    爱或者恨,愤怒或者疯狂,堕落还是信仰、**或者灵魂……一切都在这恐怕的时间尺度面前失去了意义,万物都在飞速的衰朽。

    无止境的加速终于攀升至高峰,可整个世界依旧是如此的空洞,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的变化,只有迅速衰老的屈青阳。

    直至最后,一瞬间,便是千百年。

    在周离的手中,屈青阳已经风化成一具枯朽的骸骨,只有干瘪的眼洞中还亮着微弱的光芒,他思维已经风化到仅剩下最后一缕风中残烛的火花,即将湮灭。

    可在他面前,肃冷的年轻人依旧像是往昔一样,漠然又傲慢,眼瞳中燃烧着灿灿的青金,辉煌如日光。

    “你竟然……完全没有变。”

    那一具骨架绝望地看着面前的景象:“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大概是因为……”

    周离轻声在他的耳边呢喃:“我是怪物吧?”

    “哈哈,对啊,没错,你这个……怪物。”

    那一具骸骨在风中迅速的衰朽,风化成尘埃,死亡将至。可他的眼中却充满了如释重负的解脱,和最后的恶毒:

    “周离,你以为你看到的是幻境么?你踏上了这一条路,这个世界就容不下你这样的人,你能活下去,别人便活不下去……”

    它嘶哑地发出最后的诅咒:

    “总有一天,你会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样,永远地失去你所爱的那些东西,总有一天……”

    “不,她们会好好的活着。”

    周离将手中碎裂的骨架丢在了地上,冷冷地俯瞰着他:“过比所有人都幸福的生活。”

    在骨灰中,最后的半个颅骨发出了嘲讽地笑声,彻底的消蚀殆尽。

    消失无踪。(未完待续……)

    ps:天驱已经完稿,下一章今晚发布,容我先去洗个澡,剪个头发,顺便吃顿饭……等我回来就发结局,以及又长又啰嗦的感言。I12)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qingla.com 手机同步阅读 m.jiqingla.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